如何欣賞上帝創造的大自然
This presentation is the property of its rightful owner.
Sponsored Links
1 / 92

如何欣賞上帝創造的大自然 PowerPoint PPT Presentation


  • 102 Views
  • Uploaded on
  • Presentation posted in: General

如何欣賞上帝創造的大自然. 張文亮. 吃釋迦,享主恩. 吃釋迦,享主恩.   八月的豔陽照在大地,我靜靜地走在台東的卑南溪畔,中央山脈的支隴伸向卑南溪谷,長期的沖刷,形成一個海拔約二百公尺高的台地,稱為「鹿野高台」,這裡是臺灣品質最佳的釋迦( Annona squamosa) 產地。. 吃釋迦,享主恩.

Download Presentation

如何欣賞上帝創造的大自然

An Image/Link below is provided (as is) to download presentation

Download Policy: Content on the Website is provided to you AS IS for your information and personal use and may not be sold / licensed / shared on other websites without getting consent from its author.While downloading, if for some reason you are not able to download a presentation, the publisher may have deleted the file from their server.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E N 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resentation Transcript


Annona squamosa

如何欣賞上帝創造的大自然

張文亮


Annona squamosa

吃釋迦,享主恩


Annona squamosa

吃釋迦,享主恩

  •   八月的豔陽照在大地,我靜靜地走在台東的卑南溪畔,中央山脈的支隴伸向卑南溪谷,長期的沖刷,形成一個海拔約二百公尺高的台地,稱為「鹿野高台」,這裡是臺灣品質最佳的釋迦(Annona squamosa)產地。


Annona squamosa

吃釋迦,享主恩

  •   釋迦是一種非常古老的植物,原產於中南美洲赤道附近的叢林,迄今,住在巴西亞馬遜河叢林裡的土著,仍以釋迦為主要的水果之一。1590年,葡萄牙的探險隊進入叢林,無意間發現了這種水果,就攜出叢林。葡萄牙人也將釋迦種在亞洲赤道附近的地區,十七世紀初期,葡萄牙人前來臺灣,也將這水果帶來,種在高雄旗山溪畔的丘陵地,而後逐漸移植到台東的鹿野高台。


Annona squamosa

吃釋迦,享主恩

  •   當時,葡萄牙人將釋迦種在亞洲的許多地區,包括中國,但都生長不好,唯獨臺灣的釋迦生長的特別好,果實大、甜份高,又有獨特的芳香,關鍵在哪裡?而臺灣的釋迦,為何以台東鹿野高台產的特別好吃?


Annona squamosa

吃釋迦,享主恩

  •   釋迦的生長有些非常獨特的需求,與其他的果樹不盡相同,例如釋迦需要排水良好的砂礫地,短暫淹水就會使釋迦敏感的根系腐爛,台東的卑南溪河床留下許多石礫,大部分的石礫在5-20公分,很少果樹能夠長在這裡,釋迦卻能紮根在石礫縫間,幾乎是出產在石頭地上的水果。


Annona squamosa

吃釋迦,享主恩

  •   當我在卑南溪畔的釋迦果園,才發現這裡的石頭幾乎都是含有大量石灰質的變質岩,這種礦物溶出的「鈣」是釋迦生長大量需要的營養物,而變質岩中較易釋出的「鐵」,更是釋迦果實中合成甜份的必需,這種帶著鹼性的石頭,竟然蘊存著組成釋迦甜份的成分。


Annona squamosa

吃釋迦,享主恩

  •   台東是一個空氣潮濕,相對濕度經常在70-80%,但是雨量不高的地方。夜裡,潮濕的空氣會凝聚一層水膜在石頭的表面,這些水膜能被釋迦的根毛吸收,要有足夠的水分才能使果實在成熟期間,讓酵素產生作用,使得果實漸軟,在成熟時,我們用手一撥就開。


Annona squamosa

吃釋迦,享主恩

  •   釋迦是一種「聚合果」,即一個果實是有許多小果實組成的,每一小果實都有一凸出的鱗片果皮,所以釋迦的果實外觀上有許多凸出頭果。這些小果實之間組織嚴密,但是果實中酵素作用可以軟化這組織的嚴密度,使其鬆散。如果缺乏水分,酵素不能起作用,釋迦就始終堅硬,無法食用,這種釋迦果農稱為「啞巴果」,啞巴果後來落地成堆肥,或被鳥啄食。


Annona squamosa

吃釋迦,享主恩

  •   在台灣,釋迦一年有兩熟,八月與一月,所以早期一年可以吃兩次釋迦,八月的釋迦在二、三月開花結果,那是台東的枯雨期,花不會被雨水打下,結實的機會多,反之一月的釋迦在九月開化,容易遇到大雨與颱風,產量很少。所以為了結實更多,果農採收了八月的釋迦,就會修剪枝條,讓隔年的釋迦長多。


Annona squamosa

吃釋迦,享主恩

  •   我在釋迦園區看到成排的石牆,這些石牆顏色泛黑,這是百年前的果農所建,以免台地風大損了樹枝、果實。當一粒釋迦上市,所標的價錢,絕對與果實在水、石、氣候間的連結奇妙無法相稱,前者是市場的波動,後者是上帝給人的白白恩典。


Annona squamosa

鳳梨典故考


Annona squamosa

鳳梨典故考

哥倫布的另一個發現

  •   其實,除了吃以外,鳳梨還有許多的故事在背後。例如,大家都知道,歷史上記著1492年航海探險家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但是很少人知道,隔年他又重返南美洲,在加勒比海的德洛普島,另有一個大發現──發現鳳梨,因此鳳梨就風行全球。在哥倫布發現鳳梨以前,或許根本沒有人知道,鳳梨跟中南美洲的印第安人已經相處了多少年?


Annona squamosa

鳳梨典故考

  •   印第安人叫鳳梨“Na Na”,意思是「香香」,現在無論是法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馬來西亞語,祗要說“Na Na”,大家都知道你意指鳳梨。Na Na在印第安人手上用處真多,女人用Na Na皮泡水洗頭,頭髮又柔軟、又亮麗;用Na Na肉擦皮膚,皮膚光滑潔白,如果有一天台灣市面上出現Na Na(娜娜)化妝品,那也不足為奇;印第安的男人用Na Na來治病,吃肉太多肚子脹氣,一吃Na Na,肉化氣除;皮膚腫膿,一蓋Na Na肉,膿去腫消。哥倫布把這個南海靈果帶回歐洲,真是造福人群。


Annona squamosa

鳳梨典故考

耐旱的植物

  •   以後歐洲的宣教士到世界各地佈道,經常一手聖經,一手鳳梨,渴可供飲,飢可食用,病可醫治,連鳳梨葉子也是可做纖維紡織,編衣服,沒有一丁點浪費。在中國康熙年間,宣教士把鳳梨帶來中國,中國人看葉子像鳳尾,形狀像梨子,就稱為「鳳梨」,又鳳梨肉是黃色,「黃」是中國君王的顏色,故又稱為「王梨」,現在台語的「蓊萊」發音,就是這樣來的。


Annona squamosa

鳳梨典故考

  •   鳳梨的優點還很多,在貧瘠的山坡地,鳳梨可以生長得很好,在缺水的地方,鳳梨像仙人掌般地,存了一肚子的甜水,這種生命的奇妙,教許多科學家感到困惑。後來才發現,鳳梨的葉子與冠芽像是向天空延伸的禱告手,在黑夜時,葉尖收集的水珠,沿著葉子,一滴滴地,集中成束,落到土裡,供根部吸收。另外,葉子的氣孔在夜間大開,可以減少日曬水分的損失,又可成長。很少植物有鳳梨的這套本領。


Annona squamosa

鳳梨典故考

邊吃水果邊感恩

  •   藥學家戈登(S.A. Gordon)等人,更發現鳳梨含有分解蛋白的酵素,多吃鳳梨,不僅可治胃病,更可將腦血管、心臟血管的沈積物,分解掃除,是中風與心臟病兩大人類殺手的剋星。不過咱們中國人有個建議,飯後再吃鳳梨,以免傷胃。


Annona squamosa

鳳梨典故考

  •   也許一百元就可以買到一個鳳梨,但是鳳梨的真正價值,是遠超過一百元的,那是什麼呢?聖經詩篇六十七篇6~7節:「地已經出了土產,……神要賜福與我們,地的四極都要敬畏祂。」就是神的祝福。我仍喜歡「蓊萊」的台語名字,因為讓我想到「我的王必再來」,而不是一般人想的「旺來」。


Annona squamosa

麻豆文旦


Annona squamosa

麻豆文旦

  •   「看哪,我將遍地上一切結種子的菜蔬和一切樹上所結有核的果子,全賜給你們作食物。」(創世記一29)


Annona squamosa

麻豆文旦

  •   在中秋佳節,大家一起吃月餅、剝文旦,一邊賞月、話家常,這是中國人的習俗。文旦最有名的產地是台南麻豆鎮。一提起文旦,幾乎就立刻想到麻豆文旦。很有趣的是,一般人都知道麻豆文旦又甜、又多汁,但是很少人知道麻豆及其附近的佳里、學甲是台灣最乾燥的地方。麻豆有時好幾個月不下一滴雨,沒想到在這種地方會生長出最好吃的文旦。


Annona squamosa

麻豆文旦

高品質的作物

  •   其實麻豆不僅文旦有名,甘蔗也是出名的甜,如果路經附近的公路,就會看到一些甘蔗田。麻豆有個小糖廠,有小火車沿著蔗田,採收甘蔗,再回廠加工製糖。除了甘蔗、文旦之外,釀酒的高梁、作飼料的玉米、以及大豆、甘藷也是一級棒的。


Annona squamosa

麻豆文旦

  •   也許你會希奇,那裡不是台灣最乾燥的地方嗎?沒有水不是什麼也長不出來的嗎?怎麼會物產如此豐富呢?答案很簡單,在麻豆地下約二公尺的深度,有一條河流,也就是一般所稱的「地下水」。由於這層地下水很淺,距離地面不遠,又稱為「淺層地下含水層」。


Annona squamosa

麻豆文旦

  •   這淺層地下水的來源,是麻豆南邊曾文溪溪水,地下滲漏進來補注的,所以麻豆的文旦還是間接長在溪水邊。乾燥的只是表面而已,深處仍然滿了祝福。在乾旱的日子,玉米的根、文旦樹的根、甘蔗的根都可以紮深到這一含水層,得到源源不斷的水源,不會枯乾。


Annona squamosa

麻豆文旦

等待成熟

  •   文旦原產於馬來西亞,約在二千年前移植到中國。在1701年,移種到台南,文旦是最典型必須長在水邊的植物之一。文旦最大可以長到直徑30公分,重達7~8公斤,是柑橘類裡最大的水果。文旦的果皮厚,果肉有許多水分,因此種植文旦需要許多的水。


Annona squamosa

麻豆文旦

  •   文旦需要大量的水,卻也需要炎熱的日曬,樹葉方能合成大量的澱粉,存在果實內。這個儲存的過程很長,文旦的果實由開花結果到成熟,約需半年之久。在台灣,從初春到秋天,都可以看到文旦一個個的掛在樹上,果農需要長期的等待。


Annona squamosa

麻豆文旦

對人效力下的祝福

  •   到了九月,文旦成熟了,果實內發生一連串奇妙的化學反應,連科學家都不會懂,只知部分澱粉轉換成果酸,部分轉換成果糖,這將使文旦吃起來又甜又酸。文旦內的維他命C很多,約為蘋果的七倍,文旦內含有一種蛋白質,能夠增加血蛋白質,又能抑制人體中不好的膽固醇,抑制血管瘤的生長,進而預防心臟病。如果不按著時候摘果子,文旦吃來苦澀。


Annona squamosa

麻豆文旦

  •   果農怎麼知道文旦果實內的化學反應,已經達到適合食用的階段。這是很奇妙的事,文旦在最佳風味時,果皮的顏色會由深綠轉為黃白,用顏色告訴人,成熟的時候到了。文旦既不認識人類,也不知道人體健康的需要,所生產的竟然對人有幫助!


Annona squamosa

麻豆文旦

吃水果多感恩

  •   在水果攤上,不多時有文旦,但由國外進口的葡萄柚,是文旦的近親,又大又便宜,一年四季都有。文旦樹一次可以長許多的文旦,只是文旦是一顆一顆的長,葡萄柚卻像葡萄成串的長。我們可以多吃這些水果,享用主恩典,更體會這是上帝起初給人類的祝福。「看哪,我將遍地上一切結種子的菜蔬和一切樹上所結有核的果子,全賜給你們作食物。」(創世記一29)


Annona squamosa

麻豆文旦

恩典的供應

  •   有時外面的環境,真像乾燥的日子,令人懼怕、不安,沒有一點希望;但是成為上帝的兒女,我們的成長,有時不是因著環境的改善,而是有上帝的恩典,像個不竭的泉源,不斷滋潤我們的心田,使我們有力量,到了時候,會結出果子來,而且是最好的,就像麻豆的文旦一樣。


Annona squamosa

在水邊,看開卡蘆


Annona squamosa

在水邊,看開卡蘆

  • 下班後,我拖著疲憊的身體坐上餐桌,

  • 努力找些話題,想打破晚餐時的寂靜,

  • 「妳們覺得,我現在像什麼?」話一出口,才知道這問題問得不好。

  • 萬一女兒說我像條豬,或像條狗,那該怎麼辦?

  • 幸好妻子先答腔了:「我們覺得你長得像開卡蘆。」

  • 「開卡蘆?」我愣了一下,怎麼以前都沒聽過這種說法。

  • 後來,仔細一想,不禁哈哈大笑…

  • 原來,過去我對家人所講的故事,這時竟然用上。


Annona squamosa

在水邊,看開卡蘆

  •   開卡蘆(Phragmites karka)是一種分布全世界的草本植物,在臺灣也很常見,一般長在河邊或是溪濱。它的植株高約三到三點五公尺,成排生長,莖葉隨風搖曳,白天讓雀鳥站在它的莖桿上啼叫;夜裡成為青蛙休憩時的屏幕,還可以做為水牛的食物。


Annona squamosa

在水邊,看開卡蘆

被低估的植物

  •   不過,一般人對開卡蘆的評價不高,例如東非的土著稱這種植物是「匹,匹」(pi-pi),這是火燒開卡蘆所發出的聲音;印度的土著稱這植物為「卡,卡」(kar-kar),這是採收開卡蘆時,莖部被壓斷的聲音;中國人稱這種植物為蘆,不是風吹過開卡蘆會發出「蘆,蘆」(lu-lu)的聲音,而是中國人通常稱莖細,穗小,根部粗大的植物為「蘆」,開卡蘆是其中一種。


Annona squamosa

在水邊,看開卡蘆

  •   我在家裡講起開卡蘆的故事,是因為有一天我走在溪邊時,竟被這種植物「嚇」到。「怎麼會被嚇到呢?這麼多年來,你不是自稱為野外的無敵鐵金剛?」妻子問我。「是啊,連我都對同學說,我的爸爸是隻水恐龍,結果水恐龍竟然被水邊的一棵草嚇到?」女兒也質疑的問。


Annona squamosa

在水邊,看開卡蘆

總是站在水邊的平凡者

  •   我常在溪邊走來走去,美其名是保護臺灣水資源的專家,其實是辦公室坐久了,就到野外遛達。有一次,我在溪邊看到一大叢的開卡蘆,長在溪邊的低灘地上。當時我沒有什麼感覺,只對它說了句:「日安,開卡蘆」便走過去了。


Annona squamosa

在水邊,看開卡蘆

  •   隔了幾天,我又來到這溪邊,這次下了大雨,溪水上漲。我在高灘地上只看得到幾根枝莖較高的開卡蘆,頂部探出水面。我搖搖頭,心想:「開卡蘆都快滅頂了,沒想到水淹得這麼快。」之後的兩、三個月中,我又到同一個地方看了幾次開卡蘆,發現它還是泡在水底下。我不禁擔心起來,「水淹這麼久,恐怕都泡爛了。」我大概是一個無聊的教授,才會三番兩次到水邊,只為去看一棵草。


Annona squamosa

在水邊,看開卡蘆

認識平凡植物的不平凡

  •   枯水期終於來到,於是,溪流水位退回去了,我再回到老地方。「結果,妳們猜開卡蘆結果怎麼樣了?」我準備揭曉這幾個月以來放在心中的答案。「怎麼樣了?」妻女異口同聲問,也急著想知道。

  •   「開卡蘆現在長得又好,又高大,又翠綠,而且在底部還攔住了更多的泥沙。不到一年,連那片小灘地都高起來了,真是令人驚喜啊!」我說道。


Annona squamosa

在水邊,看開卡蘆

  •   「驚喜?」妻女問道。「那當然。臺北翡翠水庫上方的這些開卡蘆,如果所攔住的泥砂愈多,溪流沖到水庫裡的泥砂就會愈少。因此,水邊的開卡蘆長得多,就能延長水庫使用的年限了。」我快樂的說道。


Annona squamosa

在水邊,看開卡蘆

保護河溪的功能

  •   其實,我知道開卡蘆還有其他的本領,例如能把空氣輸送到根部,加速底部土壤的氧化;莖葉的彈性大,能減低水流沖刷;根部盤結能固著底泥等。不過經過長期觀察後,我仍然對開卡蘆奇妙的生命力感到佩服。

  •   因此,當女兒說道:「爸爸,你長得像棵開卡蘆」時,我不禁把頭抬高,因為那是一種讚美,使我忘了下班後的疲累。


Annona squamosa

有一種樹每天都在守護台灣的水庫


Annona squamosa

有一種樹每天都在守護台灣的水庫

守護臺灣集水區的樹--九芎

  •   近年來,臺灣遭受許多自然災害,有颱風,有洪水,有土石流,有山坡滑動。氣候、水文、地質都不穩定,但是在這個敏感、多變的環境,卻有一種植物,只要站穩一個角落,就能幫忙守住附近的水土,更有趣的是這種植物,只生長在臺灣,是臺灣的「特有種」植物。


Annona squamosa

有一種樹每天都在守護台灣的水庫

  •   九芎(Lagerstroemia subcostata)是臺灣一種很有意思的樹,早在漢人還沒來到臺灣時,阿美族人就知道將九芎樹幹放在水中,吸引魚群前來啃食樹皮,或是在九芎邊下網,容易捕到魚。後來,先民來到臺灣,發現九芎容易長在山坡地上,而且插枝就可以存活,是一種有助於穩定山坡土石的植物。臺灣有許多地方取名都與「九芎」有關。例如新竹頭前溪畔,有一個地方稱「芎林」,臺北縣北勢溪的集水區,也有一個地方,叫「九芎根」。


Annona squamosa

有一種樹每天都在守護台灣的水庫

山坡地的保衛者

  •   我是一個喜歡問學生問題的老師。

  • 「各位同學,你們認為『九芎根』這個地方,有沒有長九芎?」

  • 學生們都搖頭說:「不知道」。他們大多喜歡生態環境,或是自認是保護臺灣生態環境的最後一道防線。

  •  「這樣好了,讓我們到九芎根溯溪找九芎吧!也許你們會發現真正捍衛臺灣集水區的功臣。」


Annona squamosa

有一種樹每天都在守護台灣的水庫

  •   古代中國人將樹根堅硬,帶有香味,可作為藥材的植物稱為「芎」,例如「川芎」是著名的中藥。其實「芎」樹不只可以醫人,也可以治山。我每次看到九芎,總稀奇這種樹,植株不高,卻有這麼有趣的根系,主根向下直伸,似乎要緊緊抓住這個大地;側根向左向右伸出,似乎要盤住附近的砂粒;鬚根更能伸入岩石間隙與節理,似乎是天生保衛土壤的鬥士,準備與突發的洪水或土石流對抗一般。


Annona squamosa

有一種樹每天都在守護台灣的水庫

四個特性防土石流

  •   一般能夠保護水土的樹種,都具有四個特性:樹葉茂密,可以減少雨滴沖刷表土;枝莖有彈性,可以對抗強風的吹襲;根部深入土中,阻止土地滑動;繁殖力強,耐溼耐旱,可以在淺土多石或貧瘠的土地上生長。九芎正兼具了這四種特性,甚至在森林火災發生後,只要一點點雨水,九芎的種子又可以發芽生長。


Annona squamosa

有一種樹每天都在守護台灣的水庫

  •   九芎的根部與土壤接觸的地方,有較大的孔隙,地表水容易由這些孔隙快速滲入土壤,因此九芎不只可以保護土壤,也可以增加雨水滲入。「水土保持」總是把水與土放在一起考慮,保護水就必須保護土,要保護土就需要有合適的植物。所以,九芎對於臺灣集水區的水土保持保護非常重要。


Annona squamosa

有一種樹每天都在守護台灣的水庫

大自然提供的對策

  •   目前,在臺灣許多水流強勁的沖刷處,仍然有九芎擋在邊坡處,彷彿是一道道自然的堤防。

  •  九芎有這麼大的本領、這麼重要的貢獻,那麼台灣應該四處長滿九芎了吧?事實上,並非如此。因為九芎的生長緩慢,外型不大美觀、枝幹也不粗大、沒有可食用的果實。但是,它卻深具保護集水區生態的功能啊!要保護集水區與水庫嗎?不必悲觀沒辦法,也不一定要花許多錢在水庫前方大興土木,只要在土石容易崩塌、容易受水流沖蝕的地方,種些九芎樹,總會有幫助的。


Annona squamosa

減少台灣河灘砂塵的植物─青葙


Annona squamosa

減少台灣河灘砂塵的植物─青葙

  •   台灣有一種植物,生命力特強,經常生長在河床的砂石地上,任憑風吹雨刷,即使很少有人欣賞他們,他們仍然默默地,總是堅守著惡劣環境的一角。

  •   一個喜歡出野外的人,永遠不會孤單,因為有許多的朋友可以相遇,可能是一種野花,一隻野鳥等,快樂總在大自然的相逢處。我有一個朋友,叫青葙(Celosia argentea L.),總在河濱的灘地上相見。


Annona squamosa

減少台灣河灘砂塵的植物─青葙

變動就是我的家

  •   河濱的灘地,是自然界環境變化最大的地方之一,不下雨的時候,灘地的砂石床上又炎熱,又乾凅;下雨的時候,水一淹上來,有些砂石被沖走,新的砂石又堆上來。很少植物會選擇在這環境下生長,青葙例外,總愛生長在變動的河灘地上。


Annona squamosa

減少台灣河灘砂塵的植物─青葙

  •   後來,我們才知道,青葙的這一個習性,對於台灣的河濱環境有很大的貢獻。因為灘地上若是缺乏這種植物,風大的時候,自河床上所刮起的細砂與黏粒,將吹的到處是砂塵,影響河濱週遭居民的空氣品質,與附近車輛行駛者的視線。


Annona squamosa

減少台灣河灘砂塵的植物─青葙

減低砂塵的功能

  •   青葙的植株高度約1公尺,又是數株叢生,能夠有效地減少低空的風速,進而減少砂塵量。這是一個何等有趣的事情,青葙長在河灘地上,好像天生準備要守護河灘。因此,我每次在河灘看到這種植物,總是會感動地停下腳步,多看青葙幾眼。


Annona squamosa

減少台灣河灘砂塵的植物─青葙

生命的奇妙本能

  •   青葙為何能夠長在環境經常變動的河灘地上?有四個很重要的關鍵,首先,青葙的種子很小,容易落在石頭縫或砂土的間隙裡,所以在水流沖刷河灘時,落在較深縫隙裡的種子不容易被水沖走。


Annona squamosa

減少台灣河灘砂塵的植物─青葙

  •   第二,青葙種子最奇妙的地方,只要有非常弱的光,就可以讓種子發芽,目前的科學界仍然不確定,讓青葙種子發芽的最低光照強度,不過確定即使有層層的砂石覆蓋在上面,只要有一點點的光,青葙種子就發芽。


Annona squamosa

減少台灣河灘砂塵的植物─青葙

  •   第三,青葙的根能在砂石地上,找縫匍匐伸展,因此水沖的時候,青葙的枝、莖,雖然彎曲的角度很大,但是只要根系穩固,就不會隨泥沖去。 第四,青葙的莖、枝俱有彈性,而且較其他柔弱草本植物的莖、枝為重,所以微風不易吹動,強風不易吹斷,這可以有效地減低風對於地面的磨擦力,減少地面上灰塵被吹起的機會。


Annona squamosa

減少台灣河灘砂塵的植物─青葙

開出美麗的花朵

  •   青葙的花也非常漂亮,早期中國人就稱青葙所開的花為「野雞冠」或「雁歸紅」,前者指青葙的花高高在上,長在植株最高的位置上,後者指青葙開花是在五、六月,黃河流域的野雁歸來時,不過台灣的緯度較低,三、四月青葙就開花。 我看到青葙的花綻放在河床上,彷彿訴說著,他經過一次又一次考驗的勝利。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海島和其上的居民,都當向耶和華唱新歌,從地極讚美他。」《以賽亞書四十二:10》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臺灣不是一個島,而是太平洋大陸棚邊緣,日本千島群島弧與菲律賓呂宋島弧中間的群島。群島是由最大的島嶼「臺灣」,與澎湖、鼻頭角、蘭嶼、龜山、火燒、紅頭嶼等84座島嶼所組成,總面積約36,000平方公里。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獨特的地理位置

  •   這些島嶼與大陸福建相對,但是幾千年來,以黃河文化為主體的大陸,認為那孤懸外海的島嶼,不過是化外之民、落後的地方、蠻族的住處、海盜的居所,是巴望大陸皇帝垂憐施恩的一群賤民。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真的是這樣嗎?

  •   最早認識臺灣重要性的,不是中國人,而是西班牙人。十五世紀初期,西班牙的探險家縱橫四海,他們早就發現,若以臺灣為中心,北到日本橫濱的距離,與南到菲律賓馬尼拉的距離相等,再延展範圍,北到俄國海參威,南到新加坡的距離幾乎一致。原來臺灣是亞洲沿海地理位置的中間點,是東太平洋接觸大陸沿海諸港的門戶。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西班牙人對臺灣的影響

  •   1626年,西班牙人前來北臺灣,占據淡水,固然一時訝異於這島嶼的美、生物相的豐富、原住民的純樸;可惜心中覬覦的,還是島上的黃金、可製炸藥的硫磺,與能賣錢的茶葉,因此西班牙人在淡水附近開採黃金,在大屯山上採硫磺,並在坪林伐木種植茶葉。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西班牙人在臺灣北部設立港口,期待成為馬尼拉與日本貿易的中繼站,卻引起了荷蘭的緊張。荷蘭基於國際海上貿易的競爭,唯恐影響與日本、中國間的貿易,因此於1642年圍攻淡水城,將西班牙人驅離臺灣。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上帝對臺灣的保守,常是經歷了許多外來的破壞,卻總是留下值得讚美的可愛。西班牙開發了「淡水」港,成為進出臺灣的門戶;開發了山坡地的茶園,使「茶葉」成為臺灣北部丘陵地的主要作物。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荷蘭人對臺灣的經營

  •   荷蘭曾被西班牙管轄,1579年獨立後,反成西班牙競爭的對手。1602年,荷蘭在亞洲成立「東印度公司」,經營在亞洲的貿易權。荷蘭人也很早就知道臺灣的特殊性,在1624年前來南臺灣,在臺南鹿耳門登陸,與附近的漢人與平埔族人爭戰,逐漸統轄臺灣西部臺南到彰化之間的廣大平原。荷蘭是世界著名的農業與花卉國家,雖然將臺灣視為殖民地,收取許多稅金,卻給臺灣帶來農業技術,奠定了臺灣的農業基礎,發展出日後有別於大陸的農業特色。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例如荷蘭人為臺灣帶來種植甘蔗與榨汁製糖的技術,如今嘉義以南一片又一片的甘蔗田,是荷蘭人留下的功績。荷蘭人選種甘蔗,是影響臺灣深遠的正確判斷。嘉義以南廣大的平原經常缺水,甘蔗是耐旱的作物,土地愈旱,甘蔗愈甜;海風很強,甘蔗密集生長,根系又深,抓地力強,還可以為人擋下海風;土壤貧瘠,甘蔗需要的是排水良好的沙土地,能在貧瘠地區生長良好。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迫害的再臨

  •   此外,荷蘭還在臺南沿海低窪區教人養殖虱目魚,在山坡地種植增加穩定水土的銀合歡,為花園引進蜜源植物馬纓丹與含羞草,為果園引進芒果、釋迦與蕃茄,為農地引進豌豆(又稱荷蘭豆)、胡椒、蔥、薄荷、高麗菜與蕃薯。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荷蘭的宣教士在臺南地區還帶領約5,900位平埔族人信耶穌,並為他們設立學校與神學院,也為臺灣畫下第一張準確性高的地圖。可惜,1661年,鄭成功自中國帶領十萬個士兵前來,毀去所有學校與神學院,殺光基督徒,還將宣教士的孩子分給將領為奴隸。動刀的一定會被刀所滅,22年後,滿清政府滅了鄭氏王朝。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臺灣人的標誌

  •   此後,約有十萬的漢人隨著軍隊湧入,先是泉州人,後是漳州人。泉州人與漳州人多次械鬥,死傷眾多。而後客家人來,泉州人與漳州人聯合,驅趕客家人。1662年到1895年期間,臺灣大小械鬥不斷,幾乎是三年一小亂,十年一大亂,導致死傷無數、田園破壞、鄉舍塌毀,加上颱風、水災、旱災、地震連連,漢人大量墾地種稻,但稻田水流遲緩時,容易成為瘧蚊與鼠疫滋生的場所。從此天災與人禍連連,臺灣人的生命深處深深烙印一個標誌――「不平安」。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因著不平安,臺灣人出海怕沉船、出外怕瘴癘、蓋屋怕路衝、婚喪喜慶怕忌諱、蓋墳怕風水、祭祀怕冒犯,生死都不得安寧。百姓需要討好各路的神明,敬拜各樣的偶像,祭祀各式的鬼魂。這也影響臺灣的社會與政治的發展,神鬼既然可以「賄賂」,人更可以用金錢、色情來打通,結果產生了臺灣人好賄賂、好賭、好鬥與好色的習性。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福音的腳踪

  •   上帝沒有放棄這個島嶼。臺灣人心改變的契機,由黑暗看到光明,是清朝末年,外國宣教士不斷的前來,1865年馬雅各(James L. Maxwell, 1836~1921)、1871年甘為霖(William Campbell, 1841~1921)、1872年馬偕(George L. Mackay, 1844~1900)、1875年巴克禮(Thomas Barclay, 1849~1935)、1895年蘭大衛(David Landsborough, 1870~1957)等福音的使者,像一粒又一粒的種子埋在這裡,並將福音傳到臺灣各鄉鎮,從此臺灣人才開始擁有真正的平安――「耶穌的救贖」。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宣教士們有著屬天的樂觀,因著信,將臺灣轉換為福音能夠發芽生長的所在,例如馬偕就寫道,臺灣人在聽信福音上,有四個特點:

  •   1.臺灣人的學習慾望強,學習慾望高的人,常成為最先信耶穌的一群人。所以將文化、科學轉化為教育材料時,可以將福音放入。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2.臺灣人尊重以身作則的人。傳福音的人必須先贏得聽眾的尊敬,臺灣人才聽得進。所以傳福音的人所受的教育,或從事有益於人的職業,能成為傳福音的管道。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3.臺灣人較聽得進臺灣事,有效率的工人收割禾場,懂得用正確的鐮刀與合宜的畚箕。因此,需要有智慧地了解臺灣的文化、種植、食物、地理、地質、動物、音樂、氣候、習俗、社會等,以臺灣本土的材料,作為傳福音的素材。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4.臺灣人聽得進朋友的話,有熱忱融入一般人的生活,就能讓臺灣人接受福音。但要保持自身的潔淨,不同流合污。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原住民福音的復興

  •   1895年馬關條約之後,日本占領臺灣,給臺灣帶來數十萬人的傷亡。尤其持續與原住民爭戰,封鎖山區,不讓外人進入。沒想到上帝藉著太魯閣族的基督徒姬望,將福音傳給原住民。迄今,原住民仍是臺灣基督徒比率最高的族群。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在世界上很少有一個地區或島嶼,有像臺灣這麼多樣、多種的原住民,使臺灣更具文化的多樣。目前人類考古學還無法確定臺灣原住民的來源,是南海島嶼的居民在不同時間前來形成不同的族別,還是由臺灣分散到南海各島嶼。原住民使臺灣人的血源更多樣,長期的通婚生子,使臺灣人的血緣漸與大陸的漢人迥別。在上帝的救恩中,不同種族共享同一救恩之源,在基督裡合一。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日據的年代

  •   日本據臺期間,帶來工業化,開發大型的烏山頭水庫,建造桃園大圳,引入西式教育,並育種與推廣優質的「蓬萊米」,使得臺灣「北茶葉、中水稻、南甘蔗」三足鼎立。但是日本厲行天皇崇拜,與軍事管轄的壓力,使臺灣的基督徒飽受壓制。二次世界大戰後期,曾傳日本官方擔心盟軍可能登陸臺灣,將下令囚禁與殺害全臺灣的基督徒,以免替盟軍帶路。幸好盟軍後來越過臺灣。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1945年,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戰後撤出臺灣,國民政府接收臺灣。接收軍隊紀律不佳,形象很差,與接收政府的貪污無能,不只是國民政府即將在大陸全面潰敗的預象,更引發了廣泛的民怨。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造成許多臺灣菁英的死傷,不少無辜的死難份子是基督徒。1949年大陸戰爭失利,國民政府全部撤退來臺,超過一百萬大陸各地的百姓逃來臺灣。那是風雨飄盪、人心惶惶的危機年代。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共產黨占據大陸後,迫害基督徒,關掉教會,趕走宣教士,一樣的方式應該可以在臺灣炮製。1949年大陸派軍攻打金門古寧頭,實在稀奇,共產黨軍隊在大陸連戰連勝,幾乎是四處追趕著國民政府的軍隊,沒想到在臺灣海峽的一個小小島嶼上,竟然吃了大敗戰。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1950年韓戰爆發,共產黨軍隊大量北調,喪命在北韓陌生的土地上,也消耗了武力侵略臺灣的力量。同時美國第七艦隊協防臺灣,不久中共與蘇俄交惡。1966年,又爆發文化大革命與一連串權力鬥爭的內耗,大大消減臺灣軍事的危機,也免去臺灣遭受文化大革命的火煉。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避難地反成燃起福音之火的起點

  •  當二千個宣教士自大陸撤返來臺,在1950~1960年,臺灣興起一波福音的復興,可見上帝保守臺灣的手,依然沒有退縮。

  •   1960~1980年期間,政治的不穩定,使得臺灣許多年輕學子與移民,遠赴美國、巴西、阿根廷、南非、歐洲、新加坡等地,漂泊的異鄉人反而更易蒙受救恩,四處建立查經班與教會。臺灣的基督徒比率雖少,只有3%,但是在普世華人當中,卻是上帝國度人才重要的供應處,也是文字出版的中心。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1990年代初期,大陸留學生開始大批出國,上帝藉臺灣人所建立的教會,成為他們蒙受救恩的所在。大陸雖然號稱有8~10%的基督徒,隨著兩岸的逐漸開放,臺灣的基督徒前往培訓、支持、幫助、教導,仍是上帝在華人事工的主力。原來上帝保守臺灣,是要使臺灣成為普世華人蒙恩的祝福,甚至未來更能成為其他種族的祝福。有誰想到時代的變化,是如此的奇妙呢?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新時代的使命

  •   1970年,臺灣因著人口的集中、工商業的發展,環境污染急遽嚴重。1980年代,山坡地的開發,凸顯臺灣地質不穩定,導致土石流災害橫行。1990年代之後,臺灣仍然承受百年來最大的「集集大地震」,又承受接二連三挾帶雨量超過1,000公釐的超大颱風。我們沒有退後,不只投入污染淨化的工作,環境倫理的提倡,災難重建的工作,並在災區建立新的佈道所。上帝的保守依舊在,我們就沒有退後的理由。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進入二十一世紀,臺灣依然面對許多的危機:國際上孤立的危機、氣候變遷的危機、糧食與能源不足的危機、新傳染病流行的危機,與更重大、更核心的危機――不認識耶穌的救贖、生命沒有終極意義的危機。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每一個世代,真正愛臺灣的人,都要像先知哈該領受上帝的吩咐:「你們要上山取木料,建造這殿,我就因此喜樂,且得榮耀。」(《哈該書一:8》)上帝的殿在哪裡?那是人的心田。上山取什麼木料來建造?是對所信的耶穌,更深的認識,好用各樣的智慧,將救恩傳開,也許這是滿足上帝眷顧臺灣的心意。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時代在改變,上帝的保守不改變。四百年來,我們的祖先在懵懵懂懂間被分別出來,到這裡定居,大多數人依然不知道要事奉真神,我們不過是蒙恩的餘數,卻成為影響普世華人福音的關鍵,甚至將禾場拉得更寬廣。海島的居民啊!你們要讚美主。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末了,憶起馬偕在1896年所寫的〈臺灣~我心的所愛〉以共勉。

  • 「臺灣,我心的所愛,

  • 值得我一生最佳年日的付出,

  • 是我生命、負擔的中心。

  • 我愛,站在緩緩起伏的山上,

  • 看著下方深深的海灣,與

  • 拍打岸邊的浪濤。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我愛,那些棕黑膚色的中國人、平埔族與原住民,

  • 二十三年之久,對他們傳講耶穌的福音,

  • 為著讓他們得著福音的緣故,

  • 值得我生命一千次的給予。

  • 當我寫到這裡,我心依然遙望,


Annona squamosa

海島的詩篇

  • 那遠在太平洋上的島嶼—福爾摩沙

  • 我心的所愛。

  • 但願餘生,力量微薄之時,

  • 能在那拍打的浪濤聲中,

  • 不斷搖曳的竹葉蔭下,

  • 安歇。」


Annona squamosa

  • 河馬教授網站

  • http://hippo.bse.ntu.edu.tw/


  •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