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ayal n.
Skip this Video
Loading SlideShow in 5 Seconds..
泰雅族 <atayal> PowerPoint Presentation
Download Presentation
泰雅族 <atayal>

Loading in 2 Seconds...

  share
play fullscreen
1 / 15
Download Presentation

泰雅族 <atayal> - PowerPoint PPT Presentation

arlene
165 Views
Download Presentation

泰雅族 <atayal>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E N 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resentation Transcript

  1. 泰雅族<atayal> 張與 江百善 王維蓮 王方君 廖本霽 謝柏彥

  2. 工作分配 • 投影片設計:張與 • 資料蒐集:王維蓮.王方君 • 圖片蒐集:謝柏彥 • 影音蒐集:江百善.廖本霽

  3. 分佈 • 在台灣北部中央山脈兩側,以及花蓮、宜蘭等山區。東至花蓮太魯閣,西至東勢,北到烏來,南迄南投縣仁愛鄉,是分佈面積最廣的一族。 • 附近景點:泰雅聖山-大霸尖山

  4. 泰雅族的由來 • 大約在七千年前,古南島語系民族開始進行橫跨大洋的大遷徙,而台灣很可能是遷徙的第一站。新石器時代期間,高山族在不同年代裡各自從南太平洋飄海過來,而北台灣的泰雅族與賽夏族可能是最早來台的。

  5. 雪霸園區周圍的泰雅族人從未定居於雪山山脈的高山,他們只散居於海拔2000公尺以下、氣候涼爽、適於耕種與狩獵的山麓階與河階地,其中以海拔1000至1500公尺最多;泰雅族分布地住有賽夏族,分布高度為海拔500至1000公尺。雪霸園區周圍的泰雅族人從未定居於雪山山脈的高山,他們只散居於海拔2000公尺以下、氣候涼爽、適於耕種與狩獵的山麓階與河階地,其中以海拔1000至1500公尺最多;泰雅族分布地住有賽夏族,分布高度為海拔500至1000公尺。

  6. 居住於新竹縣五峰鄉的泰雅族與賽夏族、尖石鄉的一部份泰雅族,以及苗栗縣泰安鄉的泰雅族都奉大霸尖山為祖先發祥之地。居住於新竹縣五峰鄉的泰雅族與賽夏族、尖石鄉的一部份泰雅族,以及苗栗縣泰安鄉的泰雅族都奉大霸尖山為祖先發祥之地。

  7. 族群介紹 • 人口數約有8萬8千多人,屬於父系社會。傳統生活以狩獵、山田燒墾為主。織布技術發達,技巧繁複且花色精巧,其中以紅色象徵血液,具有生命力可以避邪,而喜好紅色服飾。並有紋(黥)面習俗。社會組織以祖靈祭祀團體為主,最重要的祭儀活動為祖靈祭。歌舞動態活動以口簧琴與口簧琴舞為其特色。

  8. 文化特色-紋面 • 過去泰雅族以紋面著名,男性必須有出草(獵人頭)的經驗,才能在額頭上紋面,也才有結婚的資格;女性必須為織布的能手,才有資格在面頰到嘴巴間刺青成V字形。紋面隨地區不同、部族不同,紋路也多不同。刺青的工作通常都是由社內的婦女來施行。刺青的工具是用一支長約15公分的木棒,裝上牙刷狀的金屬針,和一支約25公分的棒狀木槌,而墨汁是由爐火中取得的木炭製成的。刺青的方法,是以單手將金屬針置於要刺青的部位,再以木槌擊之,將流出來的血擦掉,再將木炭塗在臉上。

  9. 文化特色-衣飾 • 衣飾方面,泰雅族所編織的布匹紋路線條以及色彩的調配藝術,是台灣原住民中最美觀而精緻的。昔日泰雅族人的衣料是以苧麻織成的麻布為主的,而從種麻、晒麻、搓纖、紡紗、絡紗、煮線、整經到以水平背帶機織布的所有工作,都是由女性一手包辦的。

  10. 著名祭典-祖靈祭 • 傳統舉行祖靈祭的季節是小米收割以後(大約在八-十月),由頭目或長老開會商議時間,全社男子都要參加,在天未亮時,到達祭場,每人手持竹棒,上面插有黏糕、豬肉,做為獻給祖靈之供品。祖靈祭的祭品不能帶回部落,必須在祭祀地吃完。沿途回家時要越過火堆,以示與祖靈分隔,並忌諱回頭看。

  11. 泰雅族射日傳說 • 太古時候,天上有兩個太陽,其中一個比現在的太陽還要大很多,因此天氣非常酷熱,草木都枯死,河水將乾凅,農作物不能生長;而且兩個太陽輪流出沒,沒有晝夜之分,人民的生活實在困苦萬分。

  12. 族人相議,除非射下一個太陽,否則子孫恐不能安居,種族也將絕滅。於是有勇士三人,自願前往射下太陽。即日準備,攜帶乾糧用品,各人並背負一嬰孩一同出發。到太陽去的路是如此遙遠;他們在路上把吃過的桔子種在地上,想讓它發芽。族人相議,除非射下一個太陽,否則子孫恐不能安居,種族也將絕滅。於是有勇士三人,自願前往射下太陽。即日準備,攜帶乾糧用品,各人並背負一嬰孩一同出發。到太陽去的路是如此遙遠;他們在路上把吃過的桔子種在地上,想讓它發芽。

  13.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距離太陽之處尚遠,而三人都變成衰弱的老人,嬰孩們卻都長大了。老人們相繼死去,而成長的嬰兒繼續前進。有一天他們終於到達太陽之處,於是歇下來,準備第二天太陽出來時趁機射殺。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距離太陽之處尚遠,而三人都變成衰弱的老人,嬰孩們卻都長大了。老人們相繼死去,而成長的嬰兒繼續前進。有一天他們終於到達太陽之處,於是歇下來,準備第二天太陽出來時趁機射殺。

  14. 第二天黎明時,三人等在谷口,見太陽出來了,三人引弓急射,射中後,太陽流出一堆滾熱的血,其中一人被血從頭淋下來,當場死亡,其他二人都被灼傷,急忙逃回。在回家的路上,他們看見從前的桔子,已經長得很高大,而且結了滿樹的果實。第二天黎明時,三人等在谷口,見太陽出來了,三人引弓急射,射中後,太陽流出一堆滾熱的血,其中一人被血從頭淋下來,當場死亡,其他二人都被灼傷,急忙逃回。在回家的路上,他們看見從前的桔子,已經長得很高大,而且結了滿樹的果實。

  15. 回到村中,他們二人已經變成白髮駝背的老人了;可是從那時候起,再沒有兩個太陽,而有晝夜之分了;我們在夜裡看到的月亮,便是被射死的太陽的屍體。回到村中,他們二人已經變成白髮駝背的老人了;可是從那時候起,再沒有兩個太陽,而有晝夜之分了;我們在夜裡看到的月亮,便是被射死的太陽的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