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1 n.
Skip this Video
Loading SlideShow in 5 Seconds..
北 宋 文 坛 的 “苏 黄 唱 和” PowerPoint Presentation
Download Presentation
北 宋 文 坛 的 “苏 黄 唱 和”

Loading in 2 Seconds...

  share
play fullscreen
1 / 92
Download Presentation

北 宋 文 坛 的 “苏 黄 唱 和” - PowerPoint PPT Presentation

alexander-roth
83 Views
Download Presentation

北 宋 文 坛 的 “苏 黄 唱 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E N 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resentation Transcript

  1. 北 宋 文 坛 的“苏 黄 唱 和” 程 效

  2. 苏轼(东坡1037 -1101)与黄庭坚(山谷1045 -1105)是北宋文坛两大巨擘。苏黄均博学多识,于诗文词赋、书画哲思都堪称天纵之才,两人酬答唱和本身就具备着很强的影响力。

  3. 他们之间的深厚友谊又使这种影响力大为扩张发散,从而产生强大的磁场效应,形成了以苏黄为中心的大批量的作家群体,共同开辟和引领着一个时代文化走向高潮。他们之间的深厚友谊又使这种影响力大为扩张发散,从而产生强大的磁场效应,形成了以苏黄为中心的大批量的作家群体,共同开辟和引领着一个时代文化走向高潮。

  4. 在这一特定历史时期的文化背景下,苏、黄作为中国传统文化最具典型性的“文人”代表,二人以包赡丰富、变化万状的诗文艺术作品,展现出了一幅北宋文化绚丽多彩的另类“清明上河图”。在这一特定历史时期的文化背景下,苏、黄作为中国传统文化最具典型性的“文人”代表,二人以包赡丰富、变化万状的诗文艺术作品,展现出了一幅北宋文化绚丽多彩的另类“清明上河图”。

  5. (一) 一、苏轼、黄庭坚两位兼负着文坛扛鼎重任的北宋文坛的领军人物,历经十多年的相知、订交,到北宋元祐元年(公元1086年)终于在汴京相逢,从此亦师亦友、相知相交,在诗歌创作上以苏、黄并称于世。

  6. 表面上看,苏黄面对面唱和的起止时间约四年,即元祐元年(1086)两人同时抵北宋京城任职,到元祐四年(1089)苏轼被排挤出朝廷、再度出知杭州这段时间。表面上看,苏黄面对面唱和的起止时间约四年,即元祐元年(1086)两人同时抵北宋京城任职,到元祐四年(1089)苏轼被排挤出朝廷、再度出知杭州这段时间。

  7. 但实际上唱和的时间远不止这四年,苏黄唱和还应包括元丰元年(1076)两人正式订交到相逢的前十年,加上后面从元祐四年到苏轼去世(1101)的后十六年时间。所以,放大的苏黄唱和总时间数应是三十年。但实际上唱和的时间远不止这四年,苏黄唱和还应包括元丰元年(1076)两人正式订交到相逢的前十年,加上后面从元祐四年到苏轼去世(1101)的后十六年时间。所以,放大的苏黄唱和总时间数应是三十年。

  8. 这里添加说明文字 这里添加说明文字 以书信方式唱和 这里添加说明字 经常聚会见面唱和 主要以书信唱和 主要以书信唱和 前十年 京城四年 后十六年 公元1076 - -1086 公元1086 --1089 公元1089 --1101

  9. 苏黄两人政治上同声相应,学问上相互砥砺,可谓荣辱与共,同呼吸、共命运,结下了上承李、杜(李白、杜甫),下启辛、陈(辛弃疾、陈亮)之终身不渝的友情,在中国文学史上写下了不同凡响的灿烂篇章。苏黄两人政治上同声相应,学问上相互砥砺,可谓荣辱与共,同呼吸、共命运,结下了上承李、杜(李白、杜甫),下启辛、陈(辛弃疾、陈亮)之终身不渝的友情,在中国文学史上写下了不同凡响的灿烂篇章。

  10. 二、“元祐之交”不仅促成了苏、黄“金凤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还促成了大批文学俊彦聚集在苏黄的旗帜下,他们聚集京都、交汇思想,讲道论艺,诗酒娱乐;或在馆阁史局修史作文,立本儒学、濡染释道;二、“元祐之交”不仅促成了苏、黄“金凤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还促成了大批文学俊彦聚集在苏黄的旗帜下,他们聚集京都、交汇思想,讲道论艺,诗酒娱乐;或在馆阁史局修史作文,立本儒学、濡染释道;

  11. 或公暇之余、切磋诗文,鉴书赏画,游集宴乐,酬唱赠答;或呼朋唤友,郊野寻芳,山中赏月,踏雪寻梅,湖上泛舟、寒江垂钓。总之,通过丰富多彩和不拘一格的文化艺术活动,造就了北宋文坛又一空前繁荣的文化盛况。或公暇之余、切磋诗文,鉴书赏画,游集宴乐,酬唱赠答;或呼朋唤友,郊野寻芳,山中赏月,踏雪寻梅,湖上泛舟、寒江垂钓。总之,通过丰富多彩和不拘一格的文化艺术活动,造就了北宋文坛又一空前繁荣的文化盛况。

  12. (二) 一、“苏黄唱和”的时代背景: 众所周知,标榜以文治国、修文偃武的宋朝,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政治“积冗”,军事“积弱”,经济“积贫”,而科技、文化登峰造极的朝代,也就是说是一个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发展极不平衡和非常奇特的时代。

  13. 一方面,北宋虽然拥有庞大的军队,但军事实力不强,与辽国、西夏对抗时长期处于劣势。经济上虽然十分繁荣,但北宋政府经常国库空虚,入不敷出。另一方面,北宋是中国历史上科技最发达、文化最昌盛、艺术最繁荣的朝代之一。一方面,北宋虽然拥有庞大的军队,但军事实力不强,与辽国、西夏对抗时长期处于劣势。经济上虽然十分繁荣,但北宋政府经常国库空虚,入不敷出。另一方面,北宋是中国历史上科技最发达、文化最昌盛、艺术最繁荣的朝代之一。

  14. 中国历史上很多重大发明都出现在北宋,历史学家黄仁宇说:“火药之发明,火焰器之使用,航海用之指南针,天文时钟,鼓风炉,水力纺织机,船只使用不漏水舱壁等,都于宋代出现。在11、12世纪内,中国大城市里的生活程度可以与世界上任何其他城市比较而无逊色。”

  15. 北宋的文学艺术也是登峰造极,无与伦比。正如黄庭坚的修水晚辈同乡陈寅恪先生所说的:“华夏民族的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无论文化人才还是文化成果,北宋都可以和历史上任何时代媲美。

  16. 北宋的皇帝文质彬彬,诗词、书法、绘画无所不通,宋仁宗赵祯、宋微宗赵佶还是公认的艺术大家;北宋的文人士大夫知识渊博,出口成章,著述丰富;北宋的百姓读书成风,举止有礼。北宋的词是中国文学史上独具一格,与唐诗并峙为双峰,北宋还开创了理学,在哲学领域出现了“北宋五子”。

  17. 北宋是文人得宠的朝代,是文化人的天堂,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汤因比曾说:“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活在中国的宋朝。”

  18. 到了北宋中后期,以王安石为首的一批改革家,为了改变长期积累下来的政治、经济危局,实行以所谓理财为核心、寻求富国强兵之道的熙宁、元丰变法。

  19. 由于变法改革多项内容的急功近利和所用非人,从而遭到了以司马光为首的保守派大臣的激烈反对,并形成了旷日持久的新、旧党争和两党轮流执政的局面,苏、黄也不可避免地卷入其中,并被划入旧党阵营,两人的官职起伏、身世浮沉都打上了这一特定时代烙印。

  20. 比如,两人都对王安石的变法多持反对意见,属于划入“元祐党人碑”的保守派人士,在变法的新党得势时,两人屡遭打击和贬谪,然而,旧党占上风执政时,苏黄似乎也讨不到好,原因是两人对保守派不问青红皂白,全部废除新法也多持异议,并且在任地方官时,对新法一些有利于百姓的举措,力所能及地予以推行。

  21. 所以,无论新党执政、还是旧党得势,总体上,他们都是两头不讨好,甚至卷入党同伐异的旋涡中而不能自拔。由此说明苏黄均是正直的良臣和道德高尚的谦谦君子,故在政治黑暗的时代无法实现远大的抱负,只能在文化艺术领域而担当扛鼎重任,此是时势使之然,也似乎是历史的选择。

  22. 二、“苏黄唱和”的主要内容:1、思想交汇。二、“苏黄唱和”的主要内容:1、思想交汇。 苏黄均博学多才,诗文歌赋、书画、词曲凡所涉猎,均卓然为大家。两人不仅是文学艺术大家,还是胸怀济世救民抱负的思想大家。他们在京城第一次相逢和思想碰撞,即达成了要振兴大宋文学,须先对熙、丰以来的王学流弊予以重新检讨和拨乱反正,才能开创大宋朝文学艺术新局面的共识。

  23. 苏轼的府邸类似一个后世的“文化沙龙”,学者名流常常在此聚集,谈艺论道,不时迸发出思想火花。从苏黄的学养和道德情怀可看出,在儒学居于主导地位的前提下,儒、道、佛兼容、通融是宋代文化的基本特征,宋朝文人的文化结构大都有此特质,苏、黄及门下弟子亦然。

  24. 他们都是本于儒学又濡染道、释的,身处江湖,则以居士自命,以道艺处士自期;居庙堂之高,则以自由人格自重,以通晓佛理自慰。苏、黄的友情和默契,就在于他们政治思想、人生观、宇宙观的相同或相近,才能做到所谓同气相求,同声相应。

  25. 2、学理砥砺。 在文学理论和创作主张上,苏、黄均认为宋代文化处于登峰造极唐代诗文之后,不能无所作为的学唐趋唐,而是要通过艰苦探索而另辟蹊径,走出一条具有自身特色的发展之路。

  26. 苏轼主张诗文创作关注现实,主张要“有为而作”、“重以意为主”,为了使诗的美学品位真正能与诗并驾齐驱,提出诗词需“自是一家”的创作主张。   黄庭坚认为诗歌创作应该循序渐进,从书本知识的积累入手,提出著名的“点铁成金”与“夺胎换骨”诗歌创作的法则。

  27. 3、诗词酬唱。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京城四年期间,两人唱和诗词有近百篇之多,内容大都是研习儒学本旨、道统禅机和诗书画鉴赏内容。如元祐元年春,山谷作《有惠江南帐中香者戏答六言二首》,东坡依韵和作《和黄鲁直烧香二首》之后,两人似乎意犹未尽,又再作《再和二首》、《有闻帐中香以为熬蝎者戏用前韵二首》。

  28. 又如苏轼作《送杨孟容》且“自谓效黄鲁直体”,而山谷有次韵《子瞻诗句妙一世……》表示逊谢;东坡为《书晁补之所藏与可画竹三首》,山谷皆次其韵……苏、黄唱和,既实现了心灵的沟通和艺术主张的互动,又开创了一种新的文风和诗韵。

  29. 苏黄都为和尚画家作过题为《惠崇春江晚景》的诗,苏轼的“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这首诗名气很大,可以说是家喻户晓。

  30. 清朝康熙年间大学者、大诗人毛希龄就批评苏轼这首诗说:“春江水暖,定该鸭知,鹅不知耶?”这是在瞎抬杠。春江水暖,鹅当然也知。宋人还有“春到人间草木知”的诗呢!这是题画诗,可能画面上本来就没有画鹅。

  31. 黄庭坚作的题画诗:“惠崇烟雨归雁,坐我潇湘洞庭。欲唤扁舟归去,故人言是丹青。”山谷称赞惠崇这幅画作画得太逼真了,山水扁舟竟诱发起诗人归隐之意,可谓丹青描秀色,人在画中游,就题画诗而言,山谷诗相比东坡题画诗并不逊色,若仅从绘画专业视角来看,山谷这首题画诗的观察、见识和领悟似乎还应在东坡诗之上。

  32. 在词曲创作方面,苏轼开创了“豪放词”一派,千古称颂的佳作有《念奴娇·赤壁怀古》、《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和两首《江城子》等;黄庭坚也以独标一格的“清壮顿挫”而名世,并与“婉约词”大家秦观并称秦七黄九。

  33. 黄词最有名的是《清平乐·春归何处》“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此词在当时的京师汴梁,被当红歌妓演唱的次数甚至超过苏轼的千古绝唱《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34. 相比诗歌创作风格的取径不同,黄词有学习其师的痕迹。如山谷词《念奴娇·瑶草一何碧》,明显看得出山谷在有意识地模仿东坡之作。如其中的“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之句,几乎就是东坡“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句式的翻版。

  35. 还有黄早年在北京任国子监教授时写的《水调歌头·落日塞垣路》一词,写铁骑射猎的边塞风光,格调遒劲,从中不难看出东坡词《江城子·密州出猎》的投影。

  36. 黄词虽然稍逊色苏词,但黄的许多经典力作同样对后世影响深远。试举山谷词《阮郎归·烹茶》(独木桥体)为例,此词以一女子口吻,咏其与茶颇有因缘之一段爱情。

  37. 烹茶留客驻金鞍。月斜窗外山。别郎容易见郎难。有人思远山。   归去后,忆前欢。画屏金博山。一杯春露莫留残。与郎扶玉山。

  38. 对比看现代李叔同(弘一法师)非常有名的《送别》(双字体)词作,显然李叔同借鉴、模仿了山谷词虚写爱情念想的手法和意境,除体式稍微作改变外,连押韵也是一样的:

  39.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

  40. 4、研习书法。 苏、黄均是闻名天下的书法大家,列名“苏、黄、米、蔡”四大家。一般认为苏轼的书法“尚意”,主张率性而为,直抒胸意;黄庭坚的书法“重韵”,主张典雅厚重,不落俗套。正因为两人书法风格的差异,导致彼此在互相欣赏的前提下,常常相互调侃戏弄。

  41. 有一次,苏轼开玩笑对黄庭坚说:“黄九,你的字虽然清劲爽逸,但是有时笔势太过于清瘦,好像树梢上挂蛇一样。”   黄庭坚一听,也半开玩笑地对苏轼说:“大苏的字,天下人都叫好,我固然不敢妄加议论,但是我有时感觉到您的字有点墨痕褊重,就像石头压蛤蟆一般。”

  42. 两人言毕,都禁不住哈哈大笑。因为苏轼的书法字体“丰腴”,“石头压蛤蟆”的比喻非常生动形象;黄庭坚的书法字体“瘦长”,“树梢挂蛇”更是一针见血。

  43. 苏轼最有名的行书《寒食帖》,公认名列天下行书第三;黄庭坚最有名的行书《松风阁》诗帖,名列天下第九。山谷草书实为宋四家第一,明代大家文征明认为黄应可称“草圣”,请看《花气熏人帖》图。

  44. 5、品茶弈棋。 苏黄均精于茶道,东坡喜欢品北宋官茶“龙凤团茶”(据说本朝的团茶是一种干制的小茶饼,始制于丁谓任福建官员之时,专供宫廷饮用。茶饼上印有龙、凤花纹),并在与黄庭坚等朋友应答中,写过20多首有关茶的诗词。

  45. 黄庭坚一生以茶为载体的诗词多达64首,其中诗53首,词11首,在北宋文学家中名列首位。他认为家乡的双井茶甲天下,自谓“分宁一茶客”。连欧阳修也曾称赞双井茶为草茶中的极品。

  46. 每逢苏轼过府造访,黄庭坚都会拿出珍藏的双井茶招待好友。东坡品茶性偏急,往往三下两下饮完了事;山谷则习惯在细饮慢嚼之间品尝茶趣。黄有《双井茶送子瞻》,苏作《次韵为谢》以答。山谷取笑东坡为“牛饮”,东坡则说山谷是“老牛拉破车。”每逢苏轼过府造访,黄庭坚都会拿出珍藏的双井茶招待好友。东坡品茶性偏急,往往三下两下饮完了事;山谷则习惯在细饮慢嚼之间品尝茶趣。黄有《双井茶送子瞻》,苏作《次韵为谢》以答。山谷取笑东坡为“牛饮”,东坡则说山谷是“老牛拉破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