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ownload
1 / 110

,, ,,,, ,;,, - PowerPoint PPT Presentation


  • 52 Views
  • Uploaded on

《 史記 ‧ 項羽本紀 》 賞析. 全文段落主題. 一、記述楚國遺族項梁叔姪的流亡生活。側重於項羽的厭學尚勇和伺機稱霸的雄心。 二、記述項梁叔姪擁立楚懷王。側重項羽破釜沉舟,背水一戰,成為諸侯上將軍。 三、寫項羽入秦,胸無統一大計,不用范增良謀,醉心於霸王稱號,陷入以劉邦為主的諸王圍攻之中。 四、記述劉邦胸有統一大計,善用臣下良謀;項羽徒有餘勇,終因勢孤力盡,自刎烏江。 五、太史公論贊。. 項羽的厭學尚勇和伺機稱霸的雄心. 項籍 者,下相人也,字 羽 。 下相:縣名,今江蘇省宿遷縣西南。 初起時,年二十四。 其季父 項梁 ,梁父即楚將 項燕 ,為秦將 王翦 所戮者也。

loader
I am the owner, or an agent authorized to act on behalf of the owner, of the copyrighted work described.
capcha
Download Presentation

PowerPoint Slideshow about ' ,, ,,,, ,;,, ' - teddy


An Image/Link below is provided (as is) to download presentation

Download Policy: Content on the Website is provided to you AS IS for your information and personal use and may not be sold / licensed / shared on other websites without getting consent from its author.While downloading, if for some reason you are not able to download a presentation, the publisher may have deleted the file from their server.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E N 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resentation Transcript

史記‧項羽本紀》賞析


全文段落主題

一、記述楚國遺族項梁叔姪的流亡生活。側重於項羽的厭學尚勇和伺機稱霸的雄心。

二、記述項梁叔姪擁立楚懷王。側重項羽破釜沉舟,背水一戰,成為諸侯上將軍。

三、寫項羽入秦,胸無統一大計,不用范增良謀,醉心於霸王稱號,陷入以劉邦為主的諸王圍攻之中。

四、記述劉邦胸有統一大計,善用臣下良謀;項羽徒有餘勇,終因勢孤力盡,自刎烏江。

五、太史公論贊。


項羽的厭學尚勇和伺機稱霸的雄心

  • 項籍者,下相人也,字羽。

  • 下相:縣名,今江蘇省宿遷縣西南。

  • 初起時,年二十四。

  • 其季父項梁,梁父即楚將項燕,為秦將王翦所戮者也。

  • 項氏世世為楚將,封於項,故姓項氏。


項羽的厭學尚勇和伺機稱霸的雄心

  • 項籍少時,學書不成,去學劍,又不成。

  • 項梁怒之。

  • 籍曰:「書足以記名姓而已。劍一人敵,不足學,學萬人敵。」

  • 於是項梁乃教籍兵法,籍大喜,略知其意,又不肯竟學。


項羽的厭學尚勇和伺機稱霸的雄心

  • 項梁嘗有櫟陽逮,乃請蘄獄掾曹咎書抵櫟陽獄掾司馬欣,以故事得已。

  • 櫟陽:縣名,今陝西省臨潼縣東北。

  • 蘄:ㄑㄧˊ,縣名,今安徽省宿縣東南。

  • 獄掾:掌管監獄官吏的屬員,相當於今日的辦事員。


項羽的厭學尚勇和伺機稱霸的雄心

  • 項梁殺人,與籍避仇於吳中。

  • 吳中賢士大夫皆出項梁下。

  • 每吳中有大繇役及喪,項梁常為主辦,陰以兵法部勒賓客及子弟,以是知其能。

  • 大繇役:大的勞動工程。

  • 部勒:部署、組織、管束。


項羽的厭學尚勇和伺機稱霸的雄心

  • 秦始皇帝游會稽,渡浙江,梁與籍俱觀。

  • 浙江:錢塘江。

  • 籍曰:「彼可取而代也。」

  • 梁掩其口,曰:「毋妄言,族矣!」

  • 梁以此奇籍。籍長八尺餘,力能扛鼎,才氣過人,雖吳中子弟皆已憚籍矣。

  • 高祖……觀秦皇帝,喟然太息曰:「嗟乎,大丈夫當如此也。」


項羽的厭學尚勇和伺機稱霸的雄心

  • 秦二世元年七月,陳涉等起大澤中。

  • 陳涉:陳勝字涉。

  • 大澤:鄉名,在今安徽省宿州市東南。

  • 其九月,會稽守通謂梁曰:「江西皆反,此亦天亡秦之時也。吾聞先即制人,後則為人所制。吾欲發兵,使公及桓楚將。」

  • 會稽守通:會稽郡守,殷通。


項羽的厭學尚勇和伺機稱霸的雄心

  • 江西:泛指長江以北地區。

  • 長江自安徽入江蘇,形成偏南北流向的一段,故此段實際上的江南地區稱「江東」,江北地區稱「江西」。


項羽的厭學尚勇和伺機稱霸的雄心

  • 是時桓楚亡在澤中。

  • 梁曰:「桓楚亡,人莫知其處,獨籍知之耳。」

  • 梁乃出,誡籍持劍居外待。

  • 梁復入,與守坐,曰:「請召籍,使受命召桓楚。」

  • 守曰:「諾。」

  • 梁召籍入。須臾,梁眴籍曰:「可行矣!」於是籍遂拔劍斬守頭。


項羽的厭學尚勇和伺機稱霸的雄心

  • 項梁持守頭,佩其印綬。

  • 門下大驚,擾亂,籍所擊殺數十百人。

  • 一府中皆慴伏,莫敢起。

  • 慴伏:慴同「懾」。

  • 梁乃召故所知豪吏,諭以所為起大事,遂舉吳中兵。使人收下縣,得精兵八千人。


項羽的厭學尚勇和伺機稱霸的雄心

  • 梁部署吳中豪傑為校尉、候、司馬。

  • 有一人不得用,自言於梁。

  • 梁曰:「前時某喪使公主某事,不能辦,以此不任用公。」眾乃皆伏。

  • 於是梁為會稽守,籍為裨將,徇下縣。

  • 徇:兼有奪取、招降和安撫的意思。


  • 廣陵人召平於是為陳王徇廣陵,未能下。

  • 聞陳王敗走,秦兵又且至,乃渡江矯陳王命,拜梁為楚王上柱國。曰:「江東已定,急引兵西擊秦。」

  • 上柱國:官名。楚國上卿,最高武官。

  • 項梁乃以八千人渡江而西。聞陳嬰已下東陽,使使欲與連和俱西。


  • 陳嬰者,故東陽令史,居縣中,素信謹,稱為長者。

  • 東陽:縣名。在今江蘇省盱眙縣東南。

  • 令史:縣今手下的書吏。

  • 東陽少年殺其令,相聚數千人,欲置長,無適用,乃請陳嬰。

  • 嬰謝不能,遂彊立嬰為長,縣中從者得二萬人。


  • 少年欲立嬰便為王,異軍蒼頭特起。

  • 陳嬰母謂嬰曰:「自我為汝家婦,未嘗聞汝先古之有貴者。今暴得大名,不祥。不如有所屬,事成猶得封侯,事敗易以亡,非世所指名也。」


  • 乃不敢為王。謂其軍吏曰:「項氏世世將家,有名於楚。今欲舉大事,將非其人,不可。我倚名族,亡秦必矣。」

  • 於是眾從其言,以兵屬項梁。項梁渡淮,黥布、蒲將軍亦以兵屬焉。凡六七萬人,軍下邳。

  • 下邳:縣名,今江蘇省邳縣西南。


  • 當是時,秦嘉已立景駒為楚王,軍彭城東,欲距項梁。

  • 秦嘉:秦末起義將領之一。

  • 景駒:戰國末年楚王的同族。

  • 項梁謂軍吏曰:「陳王先首事,戰不利,未聞所在。今秦嘉倍陳王而立景駒,逆無道。」乃進兵擊秦嘉。

  • 秦嘉軍敗走,追之至胡陵。嘉還戰一日,嘉死,軍降。景駒走死梁地。項梁已並秦嘉軍,軍胡陵,將引軍而西。


  • 章邯軍至栗,項梁使別將硃雞石、餘樊君與戰。餘樊君死。

  • 硃雞石軍敗,亡走胡陵。項梁乃引兵入薛,誅雞石。

  • 項梁前使項羽別攻襄城,襄城堅守不下。已拔,皆阬之。

  • 還報項梁。項梁聞陳王定死,召諸別將會薛計事。此時沛公亦起沛,往焉。

  • 沛公:劉邦起兵,當攻下沛縣後曾自稱沛公。沛縣,在今江蘇省。


  • 居鄛人范增,年七十,素居家,好奇計,往說項梁曰:「陳勝敗固當。夫秦滅六國,楚最無罪。自懷王入秦不反,楚人憐之至今,故楚南公曰『楚雖三戶,亡秦必楚』也。今陳勝首事,不立楚後而自立,其勢不長。今君起江東,楚蠭午之將皆爭附君者,以君世世楚將,為能復立楚之後也。」


  • 於是項梁然其言,乃求楚懷王孫心民間,為人牧羊,立以為楚懷王,從民所望也。

  • 陳嬰為楚上柱國,封五縣,與懷王都盱台。

  • 盱台:即盱眙,今江蘇省盱眙縣東北。

  • 項梁自號為武信君。


  • 居數月,引兵攻亢父,與齊田榮、司馬龍且軍救東阿,大破秦軍於東阿。

  • 田榮即引兵歸,逐其王假。

  • 假亡走楚。

  • 假相田角亡走趙。

  • 角弟田間故齊將,居趙不敢歸。

  • 田榮立田儋子巿為齊王。


  • 項梁已破東阿下軍,遂追秦軍。數使使趣齊兵,欲與俱西。

  • 田榮曰:「楚殺田假,趙殺田角、田間,乃發兵。」

  • 項梁曰:「田假為與國之王,窮來從我,不忍殺之。」

  • 趙亦不殺田角、田間以市於齊。齊遂不肯發兵助楚。


  • 項梁使沛公及項羽別攻城陽,屠之。

  • 西破秦軍濮陽東,秦兵收入濮陽。

  • 沛公、項羽乃攻定陶。

  • 定陶未下,去,西略地至雝丘,大破秦軍,斬李由。

  • 還攻外黃,外黃未下。


  • 項梁起東阿,西,至定陶,再破秦軍,項羽等又斬李由,益輕秦,有驕色。

  • 宋義乃諫項梁曰:「戰勝而將驕卒惰者敗。今卒少惰矣,秦兵日益,臣為君畏之。」

  • 項梁弗聽。乃使宋義使於齊。


  • 道遇齊使者高陵君顯,曰:「公將見武信君乎?」

  • 曰:「然。」

  • 曰:「臣論武信君軍必敗。公徐行即免死,疾行則及禍。」

  • 秦果悉起兵益章邯,擊楚軍,大破之定陶,項梁死。


  • 沛公、項羽去外黃攻陳留,陳留堅守不能下。

  • 沛公、項羽相與謀曰:「今項梁軍破,士卒恐。」

  • 乃與呂臣軍俱引兵而東。

  • 呂臣軍彭城東,項羽軍彭城西,沛公軍碭。


  • 章邯已破項梁軍,則以為楚地兵不足憂,乃渡河擊趙,大破之。

  • 當此時,趙歇為王,陳餘為將,張耳為相,皆走入鉅鹿城。

  • 章邯令王離、涉間圍鉅鹿,章邯軍其南,築甬道而輸之粟。

  • 陳餘為將,將卒數萬人而軍鉅鹿之北,此所謂河北之軍也。



鉅鹿之戰

  • 初,宋義所遇齊使者高陵君顯在楚軍,見楚王曰:

  • 「宋義論武信君之軍必敗,居數日,軍果敗。兵未戰而先見敗徵,此可謂知兵矣。」

  • 王召宋義與計事而大說之,因置以為上將軍,項羽為魯公,為次將,范增為末將,救趙。

  • 諸別將皆屬宋義,號為卿子冠軍。


鉅鹿之戰

  • 行至安陽,留四十六日不進。

  • 項羽曰:「吾聞秦軍圍趙王鉅鹿,疾引兵渡河,楚擊其外,趙應其內,破秦軍必矣。」

  • 宋義曰:「不然。夫搏牛之蝱不可以破蟣蝨。今秦攻趙,戰勝則兵罷,我承其敝;不勝,則我引兵鼓行而西,必舉秦矣。故不如先鬥秦趙。夫被堅執銳,義不如公;坐而運策,公不如義。」


鉅鹿之戰

  • 因下令軍中曰:「猛如虎,很如羊,貪如狼,彊不可使者,皆斬之。」乃遣其子宋襄相齊,身送之至無鹽,飲酒高會。

  • 天寒大雨,士卒凍饑。


鉅鹿之戰

  • 項羽曰:將戮力而攻秦,久留不行。

  • 今歲饑民貧,士卒食芋菽,軍無見糧,乃飲酒高會,不引兵渡河因趙食,與趙並力攻秦,乃曰『承其敝』。

  • 夫以秦之彊,攻新造之趙,其勢必舉趙。趙舉而秦彊,何敝之承!且國兵新破,王坐不安席,埽境內而專屬於將軍,國家安危,在此一舉。今不恤士卒而徇其私,非社稷之臣。


鉅鹿之戰

  • 項羽晨朝上將軍宋義,即其帳中斬宋義頭。

  • 出令軍中曰:「宋義與齊謀反楚,楚王陰令羽誅之。」

  • 當是時,諸將皆慴服,莫敢枝梧。皆曰:「首立楚者,將軍家也。今將軍誅亂。」

  • 乃相與共立羽為假上將軍。使人追宋義子,及之齊,殺之。使桓楚報命於懷王。懷王因使項羽為上將軍,當陽君、蒲將軍皆屬項羽。


鉅鹿之戰之破釜沉舟

  • 項羽已殺卿子冠軍,威震楚國,名聞諸侯。

  • 乃遣當陽君、蒲將軍將卒二萬渡河,救鉅鹿。

  • 戰少利,陳餘復請兵。

  • 項羽乃悉引兵渡河,皆沈船,破釜甑,燒廬舍,持三日糧,以示士卒必死,無一還心。

  • 於是至則圍王離,與秦軍遇,九戰,絕其甬道,大破之,殺蘇角,虜王離。


鉅鹿之戰之破釜沉舟

  • 涉間不降楚,自燒殺。

  • 當是時,楚兵冠諸侯。諸侯軍救鉅鹿下者十餘壁,莫敢縱兵。及楚擊秦,諸將皆從壁上觀。

  • 楚戰士無不一以當十,楚兵呼聲動天,諸侯軍無不人人惴恐。

  • 於是已破秦軍,項羽召見諸侯將,入轅門,無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視。

  • 轅門:古代軍隊駐紮時以車為營,將車轅相向豎起為門。

  • 項羽由是始為諸侯上將軍,諸侯皆屬焉。


  • 章邯軍棘原,項羽軍漳南,相持未戰。

  • 秦軍數卻,二世使人讓章邯。

  • 章邯恐,使長史欣請事。

  • 至咸陽,留司馬門三日,趙高不見,有不信之心。長史欣恐,還走其軍,不敢出故道,趙高果使人追之,不及。

  • 司馬門:皇宮的外門。宮牆裏面到處設有衛士,外門都有司馬指揮衛士把守,故稱之。


  • 至軍,報曰:「趙高用事於中,下無可為者。今戰能勝,高必嫉妒吾功;戰不能勝,不免於死。願將軍孰計之。」

  • 陳餘亦遺章邯書曰:「白起為秦將,南征鄢、郢,北阬馬服,攻城掠地,不可勝計,而竟賜死。蒙恬為秦將,北逐戎人,開榆中地數千里,竟斬陽周。何者?

  • 馬服:指趙將趙括。他襲父親趙奢封爵,為馬服君。


  • 功多,秦不能盡封,因以法誅之。

  • 今將軍為秦將三歲矣,所亡失以十萬數,而諸侯並起滋益多。彼趙高素諛日久,今事急,亦恐二世誅之,故欲以法誅將軍以塞責,使人更代將軍以脫其禍。

  • 夫將軍居外久,多內卻,有功亦誅,無功亦誅。且天之亡秦,無愚智皆知之。今將軍內不能直諫,外為亡國將,孤特獨立而欲常存,豈不哀哉!



  • 章邯 使人見項羽,欲約。

  • 項羽召軍吏謀曰:「糧少,欲聽其約。」

  • 軍吏皆曰:「善。」

  • 項羽乃與期洹水南殷虛上。

  • 已盟,章邯見項羽而流涕,為言趙高。

  • 項羽乃立章邯為雍王,置楚軍中。使長史欣為上將軍,將秦軍為前行。


  • 到新安。

  • 新安:今河南省澠池縣東。

  • 諸侯吏卒異時故繇使屯戍過秦中,秦中吏卒遇之多無狀,及秦軍降諸侯,諸侯吏卒乘勝多奴虜使之,輕折辱秦吏卒。

  • 秦吏卒多竊言曰:「章將軍等詐吾屬降諸侯,今能入關破秦,大善;即不能,諸侯虜吾屬而東,秦必盡誅吾父母妻子。」


  • 諸侯微聞其計,以告 項羽。

  • 項羽乃召黥布、蒲將軍計曰:「秦吏卒尚眾,其心不服,至關中不聽,事必危,不如擊殺之,而獨與章邯、長史欣、都尉翳入秦。」

  • 於是楚軍夜擊阬秦卒二十餘萬人新安城南。


項羽入秦,胸無統一大計

  • 行略定秦地。

  • 函谷關有兵守關,不得入。

  • 又聞沛公已破咸陽,項羽大怒,使當陽君等擊關。

  • 項羽遂入,至於戲西。

  • 沛公軍霸上,未得與項羽相見。

  • 沛公左司馬曹無傷使人言於項羽曰:「沛公欲王關中,使子嬰為相,珍寶盡有之。」

  • 項羽大怒,曰:「旦日饗士卒,為擊破沛公軍!」


鴻門宴

  • 當是時,項羽兵四十萬,在新豐鴻門,沛公兵十萬,在霸上。

  • 范增說項羽曰:「沛公居山東時,貪於財貨,好美姬。今入關,財物無所取,婦女無所幸,此其志不在小。吾令人望其氣,皆為龍虎,成五采,此天子氣也。急擊勿失。」


鴻門宴

  • 楚左尹項伯者,項羽季父也,素善留侯張良。

  • 張良是時從沛公,項伯乃夜馳之沛公軍,私見張良,具告以事,欲呼張良與俱去。

  • 曰:「毋從俱死也。」

  • 張良曰:「臣為韓王送沛公,沛公今事有急,亡去不義,不可不語。」

  • 良乃入,具告沛公。

  • 沛公大驚,曰:「為之奈何?」


鴻門宴

  • 張良曰:「誰為大王為此計者?」

  • 曰:「鯫生說我曰『距關,毋內諸侯,秦地可盡王也』。故聽之。」

  • 良曰:「料大王士卒足以當項王乎?」

  • 沛公默然,曰:「固不如也,且為之奈何?」

  • 張良曰:「請往謂項伯,言沛公不敢背項王也。」


鴻門宴

  • 沛公曰:「君安與項伯有故?」

  • 張良曰:「秦時與臣游,項伯殺人,臣活之。今事有急,故幸來告良。」

  • 沛公曰「孰與君少長?」

  • 良曰:「長於臣。」

  • 沛公曰「君為我呼入,吾得兄事之。」

  • 張良出,要項伯。


鴻門宴

  • 項伯即入見沛公。

  • 沛公奉卮酒為壽,約為婚姻,曰:「吾入關,秋豪不敢有所近,籍吏民,封府庫,而待將軍。所以遣將守關者,備他盜之出入與非常也。日夜望將軍至,豈敢反乎!願伯具言臣之不敢倍德也。」


鴻門宴

  • 項伯許諾。

  • 謂沛公曰:「旦日不可不蚤自來謝項王。」

  • 沛公曰:「諾。」

  • 於是項伯復夜去,至軍中,具以沛公言報項王。

  • 因言曰:「沛公不先破關中,公豈敢入乎?今人有大功而擊之,不義也,不如因善遇之。」

  • 項王許諾。


鴻門宴

  • 沛公旦日從百餘騎來見項王,至鴻門。

  • 謝曰:「臣與將軍戮力而攻秦,將軍戰河北,臣戰河南,然不自意能先入關破秦,得復見將軍於此。今者有小人之言,令將軍與臣有卻。」

  • 項王曰:「此沛公左司馬曹無傷言之;不然,籍何以至此。」

  • 項王即日因留沛公與飲。

  • 項王、項伯東鄉坐。亞父南鄉坐。亞父者,范增也。沛公北鄉坐,張良西鄉侍。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 范增數目項王,舉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項王默然不應。

  • 范增起,出召項莊,謂曰:「君王為人不忍,若入前為壽,壽畢,請以劍舞,因擊沛公於坐,殺之。不者,若屬皆且為所虜。」

  • 莊則入為壽,壽畢,曰:「君王與沛公飲,軍中無以為樂,請以劍舞。」

  • 項王曰:「諾。」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 項莊拔劍起舞,項伯亦拔劍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莊不得擊。

  • 於是張良至軍門,見樊噲。

  • 樊噲曰:「今日之事何如?」

  • 良曰:「甚急。今者項莊拔劍舞,其意常在沛公也。」

  • 噲曰:「此迫矣,臣請入,與之同命。」

  • 噲即帶劍擁盾入軍門。


鴻門宴

  • 交戟之衛士欲止不內,樊噲側其盾以撞,衛士僕地,噲遂入,披帷西鄉立,瞋目視項王,頭髮上指,目眥盡裂。

  • 項王按劍而跽曰:「客何為者?」

  • 張良曰:「沛公之參乘樊噲者也。」

  • 項王曰:「壯士,賜之卮酒。」

  • 則與鬥卮酒。噲拜謝,起,立而飲之。

  • 項王曰:「賜之彘肩。」

  • 則與一生彘肩。


鴻門宴

  • 樊噲覆其盾於地,加彘肩上,拔劍切而啗之。

  • 項王曰:「壯士,能復飲乎?」

  • 樊噲曰:「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辭!

  • 夫秦王有虎狼之心,殺人如不能舉,刑人如恐不勝,天下皆叛之。

  • 懷王與諸將約曰『先破秦入咸陽者王之』。


鴻門宴

  • 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陽,毫毛不敢有所近,封閉宮室,還軍霸上,以待大王來。

  • 故遣將守關者,備他盜出入與非常也。

  • 勞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賞,而聽細說,欲誅有功之人。

  • 此亡秦之續耳,竊為大王不取也。」

  • 項王未有以應,曰:「坐。」樊噲從良坐。坐須臾,沛公起如廁,因招樊噲出。


鴻門宴

  • 沛公已出,項王使都尉陳平召沛公。

  • 沛公曰:「今者出,未辭也,為之奈何?」

  • 樊噲曰:「大行不顧細謹,大禮不辭小讓。如今人方為刀俎,我為魚肉,何辭為。」

  • 於是遂去。


鴻門宴

  • 乃令張良留謝。

  • 良問曰:「大王來何操?」

  • 曰:「我持白璧一雙,欲獻項王,玉鬥一雙,欲與亞父,會其怒,不敢獻。公為我獻之」

  • 張良曰:「謹諾。」


鴻門宴

  • 當是時,項王軍在鴻門下,沛公軍在霸上,相去四十裏。

  • 沛公則置車騎,脫身獨騎,與樊噲、夏侯嬰、靳彊、紀信等四人持劍盾步走,從酈山下,道芷陽間行。

  • 沛公謂張良曰:「從此道至吾軍,不過二十裏耳。度我至軍中,公乃入。」


鴻門宴

  • 沛公已去,間至軍中,張良入謝,曰:「沛公不勝桮杓,不能辭。謹使臣良奉白璧一雙,再拜獻大王足下;玉鬥一雙,再拜奉大將軍足下。」

  • 項王曰:「沛公安在?」

  • 良曰:「聞大王有意督過之,脫身獨去,已至軍矣。」

  • 項王則受璧,置之坐上。


鴻門宴

  • 亞父受玉鬥,置之地,拔劍撞而破之,曰:「唉!豎子不足與謀。奪項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屬今為之虜矣。」

  • 沛公至軍,立誅殺曹無傷。


  • 居數日, 項羽引兵西屠咸陽,殺秦降王子嬰,燒秦宮室,火三月不滅;收其貨寶婦女而東。

  • 人或說項王曰:「關中阻山河四塞,地肥饒,可都以霸。」

  • 項王見秦宮皆以燒殘破,又心懷思欲東歸,曰:「富貴不歸故鄉,如衣繡夜行,誰知之者!」

  • 說者曰:「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果然。」

  • 項王聞之,烹說者。


  • 王使人致命懷王。

  • 懷王曰:「如約。」

  • 乃尊懷王為義帝。

  • 項王欲自王,先王諸將相。謂曰:「天下初發難時,假立諸侯後以伐秦。然身被堅執銳首事,暴露於野三年,滅秦定天下者,皆將相諸君與籍之力也。義帝雖無功,故當分其地而王之。」

  • 諸將皆曰:「善。」乃分天下,立諸將為侯王。



  • 陳餘 陰使張同、夏說說齊王田榮曰:

  • 「項羽為天下宰,不平。

  • 今盡王故王於醜地,而王其群臣諸將善地,逐其故主趙王,乃北居代,餘以為不可。

  • 聞大王起兵,且不聽不義,原大王資餘兵,請以擊常山,以復趙王,請以國為扞蔽。」

  • 齊王許之,因遣兵之趙。


  • 是時,漢還定三秦。

  • 項羽聞漢王皆已並關中,且東,齊、趙叛之:大怒。

  • 乃以故吳令鄭昌為韓王,以距漢。令蕭公角等擊彭越。

  • 彭越敗蕭公角等。

  • 漢使張良徇韓,乃遺項王書曰:「漢王失職,欲得關中,如約即止,不敢東。」


  • 又以齊、梁反書遺 項王曰:「齊欲與趙並滅楚。」

  • 楚以此故無西意,而北擊齊。徵兵九江王布。

  • 布稱疾不往,使將將數千人行。項王由此怨布也。

  • 漢之二年冬,項羽遂北至城陽,田榮亦將兵會戰。

  • 田榮不勝,走至平原,平原民殺之。


  • 遂北燒夷齊城郭室屋,皆阬 田榮降卒,系虜其老弱婦女。

  • 徇齊至北海,多所殘滅。齊人相聚而叛之。

  • 於是田榮弟田橫收齊亡卒得數萬人,反城陽。項王因留,連戰未能下。


  • 春,漢王部五諸侯兵,凡五十六萬人,東伐楚。春,漢王部五諸侯兵,凡五十六萬人,東伐楚。

  • 項王聞之,即令諸將擊齊,而自以精兵三萬人南從魯出胡陵。

  • 四月,漢皆已入彭城,收其貨寶美人,日置酒高會。

  • 項王乃西從蕭,晨擊漢軍而東,至彭城,日中,大破漢軍。

  • 漢軍皆走,相隨入穀、泗水,殺漢卒十餘萬人。


  • 漢卒皆南走山,楚又追擊至靈壁東睢水上。春,漢王部五諸侯兵,凡五十六萬人,東伐楚。

  • 漢軍卻,為楚所擠,多殺,漢卒十餘萬人皆入睢水,睢水為之不流。

  • 圍漢王三匝。於是大風從西北而起,折木髮屋,揚沙石,窈冥晝晦,逢迎楚軍。

  • 楚軍大亂,壞散,而漢王乃得與數十騎遁去。



  • 求太公、欲過沛,收家室而西;楚亦使人追之沛,取漢王家:家皆亡,不與漢王相見。呂后不相遇。審食其從太公、呂后間行,求漢王,反遇楚軍。楚軍遂與歸,報項王,項王常置軍中。

  • 是時呂后兄周呂侯為漢將兵居下邑,漢王間往從之,稍稍收其士卒。

  • 至滎陽,諸敗軍皆會,蕭何亦發關中老弱未傅悉詣滎陽,復大振。

  • 楚起於彭城,常乘勝逐北,與漢戰滎陽南京、索間,漢敗楚,楚以故不能過滎陽而西。


  • 欲過沛,收家室而西;楚亦使人追之沛,取漢王家:家皆亡,不與漢王相見。王之救彭城,追漢王至滎陽,田橫亦得收齊,立田榮子廣為齊王。

  • 漢王之敗彭城,諸侯皆復與楚而背漢。

  • 漢軍滎陽,築甬道屬之河,以取敖倉粟。

  • 漢之三年,項王數侵奪漢甬道,漢王食乏,恐,請和,割滎陽以西為漢。


  • 欲過沛,收家室而西;楚亦使人追之沛,取漢王家:家皆亡,不與漢王相見。王欲聽之。曆陽侯范增曰:「漢易與耳,今釋弗取,後必悔之。」

  • 項王乃與范增急圍滎陽。

  • 漢王患之,乃用陳平計間項王。

  • 項王使者來,為太牢具,舉欲進之。見使者,詳驚愕曰:「吾以為亞父使者,乃反項王使者。」


  • 更持去,以惡食食欲過沛,收家室而西;楚亦使人追之沛,取漢王家:家皆亡,不與漢王相見。項王使者。

  • 使者歸報項王,項王乃疑范增與漢有私,稍奪之權。

  • 范增大怒,曰:「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為之。原賜骸骨歸卒伍。」

  • 項王許之。

  • 行未至彭城,疽發背而死。


  • 漢將欲過沛,收家室而西;楚亦使人追之沛,取漢王家:家皆亡,不與漢王相見。紀信說漢王曰:「事已急矣,請為王誑楚為王,王可以間出。」

  • 於是漢王夜出女子滎陽東門被甲二千人,楚兵四面擊之。紀信乘黃屋車,傅左纛,曰:「城中食盡,漢王降。」

  • 楚軍皆呼萬歲。漢王亦與數十騎從城西門出,走成皋。

  • 項王見紀信,問:「漢王安在?」曰:「漢王已出矣。」項王燒殺紀信。


  • ……欲過沛,收家室而西;楚亦使人追之沛,取漢王家:家皆亡,不與漢王相見。當此時,彭越數反梁地,絕楚糧食,項王患之。

  • 為高俎,置太公其上,告漢王曰:「今不急下,吾烹太公。」

  • 漢王曰:「吾與項羽俱北面受命懷王,曰『約為兄弟』,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則幸分我一桮羹。」

  • 項王怒,欲殺之。

  • 項伯曰:「天下事未可知,且為天下者不顧家,雖殺之無益,祇益禍耳。」項王從之。


  • 楚漢久相持未決,丁壯苦軍旅,老弱罷轉漕。欲過沛,收家室而西;楚亦使人追之沛,取漢王家:家皆亡,不與漢王相見。

  • 項王謂漢王曰:「天下匈匈數歲者,徒以吾兩人耳,原與漢王挑戰決雌雄,毋徒苦天下之民父子為也。」

  • 漢王笑謝曰:「吾寧鬥智,不能鬥力。」

  • 項王令壯士出挑戰。漢有善騎射者樓煩,楚挑戰三合,樓煩輒射殺之。


  • 欲過沛,收家室而西;楚亦使人追之沛,取漢王家:家皆亡,不與漢王相見。王大怒,乃自被甲持戟挑戰。樓煩欲射之,項王瞋目叱之,樓煩目不敢視,手不敢發,遂走還入壁,不敢復出。

  • 漢王使人間問之,乃項王也。

  • 漢王大驚。於是項王乃即漢王相與臨廣武間而語。

  • 漢王數之,項王怒,欲一戰。漢王不聽,項王伏弩射中漢王。

  • 漢王傷,走入成皋。


  • ……欲過沛,收家室而西;楚亦使人追之沛,取漢王家:家皆亡,不與漢王相見。漢果數挑楚軍戰,楚軍不出。使人辱之,五六日,大司馬怒,渡兵汜水。

  • 士卒半渡,漢擊之,大破楚軍,盡得楚國貨賂。

  • 大司馬咎、長史翳、塞王欣皆自剄汜水上。……

  • 當是時,項王在睢陽,聞海春侯軍敗,則引兵還。漢軍方圍鍾離眛於滎陽東,項王至,漢軍畏楚,盡走險阻。


  • 是時,漢兵盛食多,欲過沛,收家室而西;楚亦使人追之沛,取漢王家:家皆亡,不與漢王相見。項王兵罷食絕。

  • 漢遣陸賈說項王,請太公,項王弗聽。

  • 漢王復使侯公往說項王,項王乃與漢約,中分天下,割鴻溝以西者為漢,鴻溝而東者為楚。

  • 項王許之,即歸漢王父母妻子。

  • 軍皆呼萬歲。……

  • 項王已約,乃引兵解而東歸。


  • 漢欲西歸,欲過沛,收家室而西;楚亦使人追之沛,取漢王家:家皆亡,不與漢王相見。張良、陳平說曰:「漢有天下太半,而諸侯皆附之。楚兵罷食盡,此天亡楚之時也,不如因其機而遂取之。今釋弗擊,此所謂『養虎自遺患』也。漢王聽之。

  • 漢五年,漢王乃追項王至陽夏南,止軍,與淮陰侯韓信、建成侯彭越期會而擊楚軍。


  • 至固陵,而信、越之兵不會。楚擊漢軍,大破之。至固陵,而信、越之兵不會。楚擊漢軍,大破之。

  • 漢王復入壁,深塹而自守。謂張子房曰:「諸侯不從約,為之奈何?」

  • 對曰:「楚兵且破,信、越未有分地,其不至固宜。君王能與共分天下,今可立致也。即不能,事未可知也。君王能自陳以東傅海,盡與韓信;睢陽以北至穀城,以與彭越:使各自為戰,則楚易敗也。」


  • 漢王曰:「善。」 至固陵,而信、越之兵不會。楚擊漢軍,大破之。

  • 於是乃發使者告韓信、彭越曰:「並力擊楚。楚破,自陳以東傅海與齊王,睢陽以北至穀城與彭相國。」

  • 使者至,韓信、彭越皆報曰:「請今進兵。」

  • 韓信乃從齊往,劉賈軍從壽春並行,屠城父,至垓下。

  • 大司馬周殷叛楚,以舒屠六,舉九江兵,隨劉賈、彭越皆會垓下,詣項王。


垓下之困至固陵,而信、越之兵不會。楚擊漢軍,大破之。

  • 項王軍壁垓下,兵少食盡,漢軍及諸侯兵圍之數重。

  • 夜聞漢軍四面皆楚歌,項王乃大驚曰:「漢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

  • 項王則夜起,飲帳中。

  • 有美人名虞,常幸從;駿馬名騅,常騎之。


  • 於是至固陵,而信、越之兵不會。楚擊漢軍,大破之。項王乃悲歌慷慨,自為詩曰:「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柰若何!」

  • 歌數闋,美人和之。

  • 項王泣數行下,左右皆泣,莫能仰視。


  • 於是至固陵,而信、越之兵不會。楚擊漢軍,大破之。項王乃上馬騎,麾下壯士騎從者八百餘人,直夜潰圍南出,馳走。

  • 平明,漢軍乃覺之,令騎將灌嬰以五千騎追之。

  • 項王渡淮,騎能屬者百餘人耳。

  • 項王至陰陵,迷失道,問一田父,田父紿曰「左」。

  • 左,乃陷大澤中。


  • 以故漢追及之。至固陵,而信、越之兵不會。楚擊漢軍,大破之。

  • 項王乃復引兵而東,至東城,乃有二十八騎。

  • 漢騎追者數千人。項王自度不得脫。


  • 謂其騎曰:至固陵,而信、越之兵不會。楚擊漢軍,大破之。

  • 「吾起兵至今八歲矣,身七十餘戰,所當者破,所擊者服,未嘗敗北,遂霸有天下。

  • 然今卒困於此,此天之亡我,非戰之罪也。

  • 今日固決死,原為諸君快戰,必三勝之,為諸君潰圍,斬將,刈旗,令諸君知天亡我,非戰之罪也。」



  • 是時,赤泉侯為騎將,追項王,至固陵,而信、越之兵不會。楚擊漢軍,大破之。項王瞋目而叱之,赤泉侯人馬俱驚,辟易數裏與其騎會為三處。

  • 漢軍不知項王所在,乃分軍為三,復圍之。

  • 項王乃馳,復斬漢一都尉,殺數十百人,復聚其騎,亡其兩騎耳。

  • 乃謂其騎曰:「何如?」

  • 騎皆伏曰:「如大王言。」


  • 於是至固陵,而信、越之兵不會。楚擊漢軍,大破之。項王乃欲東渡烏江。

  • 烏江亭長檥船待,謂項王曰:「江東雖小,地方千里,眾數十萬人,亦足王也。原大王急渡。今獨臣有船,漢軍至,無以渡。」

  • 項王笑曰:「天之亡我,我何渡為!且籍與江東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無一人還,縱江東父兄憐而王我,我何面目見之?縱彼不言,籍獨不愧於心乎?」



  • 乃謂亭長曰:「吾知公長者。吾騎此馬五歲,所當無敵,嘗一日行千里,不忍殺之,以賜公。」王乃曰:「吾聞漢購我頭千金,邑萬戶,吾為若德。」

  • 乃自刎而死。王翳取其頭,餘騎相蹂踐爭項王,相殺者數十人。

  • 最其後,郎中騎楊喜,騎司馬呂馬童,郎中呂勝、楊武各得其一體。

  • 五人共會其體,皆是。

  • 故分其地為五:封呂馬童為中水侯,封王翳為杜衍侯,封楊喜為赤泉侯,封楊武為吳防侯,封呂勝為涅陽侯。


  • 乃謂亭長曰:「吾知公長者。吾騎此馬五歲,所當無敵,嘗一日行千里,不忍殺之,以賜公。」王已死,楚地皆降漢,獨魯不下。

  • 漢乃引天下兵欲屠之,為其守禮義,為主死節,乃持項王頭視魯,魯父兄乃降。

  • 始,楚懷王初封項籍為魯公,及其死,魯最後下,故以魯公禮葬項王穀城。

  • 漢王為發哀,泣之而去。


  • 乃謂亭長曰:「吾知公長者。吾騎此馬五歲,所當無敵,嘗一日行千里,不忍殺之,以賜公。」項氏枝屬,漢王皆不誅。乃封項伯為射陽侯。

  • 桃侯、平皋侯、玄武侯皆項氏,賜姓劉。


太史公論贊乃謂亭長曰:「吾知公長者。吾騎此馬五歲,所當無敵,嘗一日行千里,不忍殺之,以賜公。」

  • 太史公曰:吾聞之周生曰「舜目蓋重瞳子」,又聞項羽亦重瞳子。

  • 羽豈其苗裔邪?何興之暴也!

  • 夫秦失其政,陳涉首難,豪傑蠭起,相與並爭,不可勝數。

  • 然羽非有尺寸,乘埶起隴畝之中,三年,遂將五諸侯滅秦,分裂天下,而封王侯,政由羽出,號為「霸王」,位雖不終,近古以來未嘗有也。


  • 乃謂亭長曰:「吾知公長者。吾騎此馬五歲,所當無敵,嘗一日行千里,不忍殺之,以賜公。」羽背關懷楚,放逐義帝而自立,怨王侯叛己,難矣。

  • 自矜功伐,奮其私智而不師古,謂霸王之業,欲以力征經營天下,五年卒亡其國,身死東城,尚不覺寤而不自責,過矣。

  • 乃引「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豈不謬哉!


項羽的形象乃謂亭長曰:「吾知公長者。吾騎此馬五歲,所當無敵,嘗一日行千里,不忍殺之,以賜公。」

  • 好勇鬥狠

  • 對敵殘暴

  • 不納謀臣

  • 親上戰線


項羽的形象乃謂亭長曰:「吾知公長者。吾騎此馬五歲,所當無敵,嘗一日行千里,不忍殺之,以賜公。」

一、好勇鬥狠

  • 不好讀書、尚勇好武。

  • 身長八尺,力能扛鼎。

  • 觀秦始皇渡錢塘江,云:「彼可取而代也」

  • 殺會稽郡守殷通

  • 殺卿子冠軍宋義

  • 楚漢於廣武澗對峙時,要求單獨與劉邦決雌雄。


二、對敵殘暴乃謂亭長曰:「吾知公長者。吾騎此馬五歲,所當無敵,嘗一日行千里,不忍殺之,以賜公。」

  • 項羽攻襄城,襄城堅守不下,已拔,皆阬之。

  • 攻城陽,屠之。

  • 為免秦降吏不服,不聽號令,命黥布、蒲將軍阬秦卒二十餘萬人。

  • 統領三萬精兵攻打漢軍,截截逼退漢軍,至使漢軍十多萬人死於睢水,阻塞睢水的流動。

  • 燒殺紀信。

  • 欲烹太公。


三、不納謀臣乃謂亭長曰:「吾知公長者。吾騎此馬五歲,所當無敵,嘗一日行千里,不忍殺之,以賜公。」

  • 不納范增鴻門宴上殺劉邦之建議,縱放劉邦,鑄下失誤。

  • 中劉邦離間之計,致使范增憤而告老還鄉。

  • 放棄關中,留念家鄉,無統一大計──說者諫項王:「關中阻山河四塞,地肥饒,可都以霸。」項王卻欲東歸,曰:「富貴不歸故鄉,如衣繡夜行,誰知之者!」說者曰:「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果然。」項王聞之,烹說者。


四、親上戰線乃謂亭長曰:「吾知公長者。吾騎此馬五歲,所當無敵,嘗一日行千里,不忍殺之,以賜公。」

  • 於鉅鹿之戰,破釜沉舟,率軍馳騁沙場,英勇殺敵。

  • 領三萬精兵,擊潰五十六萬漢軍。

  • 劉邦攻下三秦;韓信打敗齊、趙,自立為齊王;彭越攻下梁地,反楚。項羽驚慌,遂令海春候曹咎等人守在廣武澗旁。他親自率軍攻打彭越,再回來與曹咎會回。(疲於奔命)



項羽本紀孤軍奮鬥、無謀以求援助,終被劉邦、韓信、彭越等諸侯圍攻於垓下,陷入苦戰。重要人物記事

項梁

  • 於吳中立下基礎。

  • 殺會稽郡守殷通,自立為郡守,領八千精兵。

  • 併陳嬰東陽兵以及黥布、蒲將軍兵,凡六、七萬人,軍下邳。

  • 徇秦嘉兵,會沛公兵。

  • 用范增為謀臣,立楚懷王之孫熊心為楚懷王,自號為「武信君」。

  • 一路大破秦軍,有驕色,不聽宋義諫,被秦將章邯所破,死於定陶。


劉邦孤軍奮鬥、無謀以求援助,終被劉邦、韓信、彭越等諸侯圍攻於垓下,陷入苦戰。

  • 於沛縣起兵,故稱沛公。

  • 初,與項羽楚軍合作。

  • 率先攻入咸陽,然因軍力不敵項羽,故暫將咸陽奉給項羽。

  • 於鴻門宴上,受張良、樊噲、項伯等人庇護,得以逃離。

  • 項羽分封天下時,劉邦被分配到四川(巴、蜀之地),外有章邯、司馬欣、董翳分三關中,阻擋沛公東侵。


  • 遭楚軍追殺,過沛縣想接家人一起逃亡。未果。遭楚軍追殺,過沛縣想接家人一起逃亡。未果。

  • 道中遇孝惠與魯元,載行復推墮者三。

  • 被項羽追趕至滎陽,用陳平之計,離間項羽與范增。

  • 用紀信之計,逃出滎陽。

  • 項羽欲烹太公以脅迫劉邦,劉邦要求分一杯羹。

  • 寧願鬥智,不鬥力。



宋義劉邦與項羽約定中分天下,鴻溝以西為漢,鴻溝以東為楚。

  • 見項梁益輕秦、有驕色,諫之,不得,被派出使齊國。

  • 遇高陵君顯:「公徐行即免死,疾行則及禍。」

  • 受高陵君推薦,與楚懷王共商天下之事,受命為卿子冠軍。

  • 領軍前往鉅鹿,協助趙國攻秦。

  • 至安陽駐軍不前,欲承秦軍之敝。

  • 飲酒高會,不恤士兵饑寒,終被項羽所殺。


范增劉邦與項羽約定中分天下,鴻溝以西為漢,鴻溝以東為楚。

  • 建議項梁復立楚國後代為王,從民所望。

  • 建議項羽於鴻門宴上取劉邦性命,然不被項羽接受。

  • 受到陳平離間計的挑撥,被項羽懷疑私通漢軍,憤而告老還鄉,然於回彭城路上疽發背而亡。


章邯劉邦與項羽約定中分天下,鴻溝以西為漢,鴻溝以東為楚。

  • 破楚軍、殺項梁,輕楚兵,圍趙於鉅鹿。

  • 鉅鹿一戰,兵敗,恐趙高陷害、憂孤立無援,於是投奔項羽旗下。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