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竹林七贤                          (一)
Download
1 / 43

三、(曹魏)竹林七贤 - PowerPoint PPT Presentation


  • 195 Views
  • Uploaded on

二、竹林七贤 (一) 竹林名士的形成. 三、(曹魏)竹林七贤. 阮籍、嵇康、向秀、山涛、阮咸、刘伶、王戎.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图 南京 1960 出土砖画. 二、竹林七贤 (一) 竹林名士的形成. 嵇山别墅. 竹林园. 二、竹林七贤 (一) 竹林名士的形成. (一)竹林名士的形成. 山涛与嵇康、 阮籍交往.

loader
I am the owner, or an agent authorized to act on behalf of the owner, of the copyrighted work described.
capcha
Download Presentation

PowerPoint Slideshow about ' 三、(曹魏)竹林七贤 ' - sheena


An Image/Link below is provided (as is) to download presentation

Download Policy: Content on the Website is provided to you AS IS for your information and personal use and may not be sold / licensed / shared on other websites without getting consent from its author.While downloading, if for some reason you are not able to download a presentation, the publisher may have deleted the file from their server.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E N 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resentation Transcript

二、竹林七贤 (一)竹林名士的形成

三、(曹魏)竹林七贤

阮籍、嵇康、向秀、山涛、阮咸、刘伶、王戎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图 南京1960出土砖画


二、竹林七贤 (一)竹林名士的形成

嵇山别墅

竹林园


二、竹林七贤 (一)竹林名士的形成

(一)竹林名士的形成

  • 山涛与嵇康、阮籍交往

“山公与嵇、阮一面,契若金兰。山妻韩氏,觉公与二人异于常交,问公。公曰:‘我当年可以为友者,唯此二生耳!’妻曰:‘负羁之妻亦亲观狐、赵,意欲窥之,可乎?’他日,二人来,妻劝公止之宿,具酒肉。夜穿墉以视之,达旦忘反。公入曰:‘二人如何?’妻曰:‘君才致殊不如,正当以识度相友而且耳。’公曰:‘伊辈亦常以我度为胜。’”《世说新语·贤媛》


二、竹林七贤 (二)嵇康阮籍前期思想:“名教即自然”

(二)嵇康阮籍前期思想:“名教即自然”

嵇康早期著作:《声无哀乐论》、《养生论》、《明胆论》、

《释私论》、《难〈宅无吉凶摄生论〉》。

阮籍早期著作:《乐论》《通老论》、《通易论》和《达庄论》。

然声音和比,感人之最深者也。劳者歌其事,乐者舞其功。夫内有悲痛之心,则激哀切之言。言比成诗,声比成音。杂而咏之,聚而听之。心动于和声,情感于苦言。嗟叹未绝而泣涕流涟矣。夫哀心藏于内,遇和声而后发,和声无象而哀心有主。夫以有主之哀心,因乎无象之和声而后发,其所觉悟,唯哀而已,岂复知‘吹万不同而使自己’哉? 嵇康:《声无哀乐论》


二、竹林七贤 (三)竹林名士的分化

(三)竹林名士的分化(高平陵政变之后)

山涛王戎等投靠司马氏

与宣穆后有中表亲,是以见景帝。帝曰:“吕望欲仕邪?”命司隶校尉举秀才,除郎中。转骠骑将军王昶从事中郎,久之,拜赵国相。迁尚书吏部郎。……迁大将军从事中郎。钟会作乱于蜀,而文帝将西征。时魏氏诸王公并在邺,帝谓涛曰:“西偏吾自了之,后事深以委卿,”以本官行军司马,给亲兵五百人,镇邺。《晋书·山涛传》


二、竹林七贤(四)嵇康阮籍后期思想:“越名教任自然”

(二)嵇康阮籍后期思想:“越名教任自然”

  • 嵇康拒钟会

钟会为大将军所昵,闻康名而造之。会,名公子,以才能贵幸,乘肥衣轻,宾从如云。康方箕踞而锻,会至,不为之礼。康问会曰:‘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会曰:‘有所闻而来,有所见而去。’会深衔之。《三国志·魏书·王粲传》引《嵇康传》


二、竹林七贤(四)嵇康阮籍后期思想:“越名教任自然”

  • 嵇康激烈抨击名教

“闻足下迁,惕然不喜。恐足下羞庖人之独割,引尸祝以自助,手荐鸾刀,漫之膻腥。……故君子百行,殊途而同致,循性而动,各附所安,故有处朝廷而不出,入山林而不反。……少加孤露,母兄见骄,不渉经学,性复懈怠,筋驽肉缓,头面常一月十五日不洗,不大闷痒,不能沭也。毎常小便而忍不起,令胞中略转乃起耳。又纵逸来乆……又读庄老,重增其放,故使荣进之心日颓,任实之情转笃。此由禽鹿少见驯育,则服从教制;长而见羁,则狂顾顿缨,赴蹈汤火。虽饰以金镳lu,飨以嘉肴,逾思长林而志在丰草也。”


二、竹林七贤(四)嵇康阮籍后期思想:“越名教任自然”

  • 嵇康激烈抨击名教

六不堪、二甚不可:

卧喜晚起,而当关呼之不置,一不堪也;

抱琴行吟,弋钓草野,而吏卒守之,不得妄动,二不堪也;

危坐一时,痹不得摇,性复多虱,把搔无巳,而当褁以章服,揖拜上官,三不堪也;

素不便书,又不喜作书,而人间多事,堆案盈机,不相酬荅,则犯教伤义,欲自勉强,则不能久四不堪也;

……不喜俗人,而当与之共事,或宾客盈坐,鸣声聒耳,嚣尘臭处,千变百伎,在人目前,六不堪也;

又每非汤、武而薄周、孔,在人间不止此事,会显世教所不容,此其甚不可一也。

刚肠疾恶,轻肆直言,遇事而发,此甚不可二也。


二、竹林七贤(四)嵇康阮籍后期思想:“越名教任自然”

  • 嵇康被杀

嵇中散临刑东市,神气不变。索琴弹之,奏《广陵散》。曲终曰:“孝尼尝请学此散,吾靳jin固不与,《广陵散》于今绝矣。”

《世说新语.雅量》


二、竹林七贤(四)嵇康阮籍后期思想:“越名教任自然”

  • 阮籍消极反抗名教

籍本有济世志,属魏晋之际,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籍由是不与世事,遂酣饮为常。文帝初欲为武帝求婚于籍,籍醉六十天,不得言而止。……及文帝辅政,籍尝从容言于帝曰:‘籍平生曾游东平,乐其风土。’帝大悦,即拜东平相。籍乘驴到郡 ,坏府舍屏鄣,使内外相望,法令清简,旬日而还。

帝引为大将军从事中郎。有司言有子杀母者,籍曰:‘嘻!杀父乃可,至杀母乎!’坐者怪其失言。帝曰:‘杀父,天下之极恶,而以为可乎?’籍曰:‘禽兽知母而不知父,杀父,禽兽之类也。杀母禽兽之不若。’众乃悦服。

《晋书·阮籍传》


二、竹林七贤(四)嵇康阮籍后期思想:“越名教任自然”

  • 阮籍消极反抗名教

籍虽不拘礼教,……性至孝,母终,正与人围棊,对者求止,籍留与决赌。既而饮酒二斗,举声一号,吐血数升。及将葬,食一蒸肫,饮二斗酒,然后临诀,直言‘穷矣’,举声一号,因又吐血数升。毁瘠骨立,殆致灭性。裴楷往吊之,籍散发箕踞,醉而直视,楷吊唁毕便去。或问楷:‘凡吊者,主哭,客乃为礼。籍既不哭, 君何为哭?’开曰:‘阮籍既方外之士,故不崇礼典。我俗中之士,故以规仪自居。’时人叹为两得。《晋书·阮籍传》

籍又能为青白眼,见礼俗之士,以白眼对之。及嵇喜来吊,籍作白眼,喜不怿而退。喜弟康闻之,乃赍酒挟琴造焉,籍大悦,乃见青眼。 《晋书·阮籍传》


二、竹林七贤(四)嵇康阮籍后期思想:“越名教任自然”

  • 阮籍消极反抗名教

籍嫂尝归宁,籍相见与别,或讥之,籍曰:‘礼岂为我设邪!’邻家少妇有美色,当垆沽酒。籍尝诣饮,醉,便卧其侧。籍既不自嫌,其夫察之,亦不疑也。兵家女有才色,未嫁而死。籍不识其父兄,径往哭之,尽哀而还。其外坦荡而内淳至,皆此类也。时率意独驾,不由径路,车迹所穷,辄恸哭而反。尝登广武,观楚汉战处,叹曰:‘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晋书·阮籍传》


二、竹林七贤(四)嵇康阮籍后期思想:“越名教任自然”

  • 阮籍消极反抗名教

著《大人先生传》

《世说新语·栖逸》:“阮步兵啸,闻数百步。苏门山中,忽有真人,樵伐者咸共传说。阮籍往观,见其人拥 岩侧。籍登岭就之,箕踞相对。籍商略终古,上陈黄、农玄寂之道,下考三代盛德之美,以问之,仡yi然不应。复叙有为之教,栖神导气之术以观之,彼犹如前,凝瞩不转。籍因对之长啸。良久,乃笑曰:‘可更作’籍复啸。意尽,退,还半岭许,闻上 然有声,如数部鼓吹,林谷传响。顾看,乃向人啸也。”注引《竹林七贤论》:“籍归,遂著《大人先生论》……”


二、竹林七贤(四)嵇康阮籍后期思想:“越名教任自然”

  • 阮籍消极反抗名教

诵周、孔之遗训,叹唐、虞之道德。唯法是脩,唯礼是克。手执珪璧,足履绳墨。行欲为目前检,言欲为无穷则。少称乡闾,长闻邦国。上欲三公,下不失九州牧……

……逃于深缝,匿乎坏絮,自以为吉宅也。行不敢离缝际,动不敢出裈裆,自以为得绳墨也。饥则啮人,自以为无穷食也。炎丘火流,焦邑灭都。群虱死于裈中而不能出。汝君子之处寰宇区之内,亦何异夫虱之处裈中乎?”

阮籍《大人先生传》


二、竹林七贤(四)嵇康阮籍后期思想:“越名教任自然”

  • 放荡不羁的刘伶、阮咸

刘伶

《世说新语·文学》:“刘伶著《酒德颂》,意气所寄。”注引《名士传》:“伶字伯伦,沛郡人。肆意放荡,以宇宙为狭。常乘鹿车,揣一壶酒,使人荷锸cha随之,云:‘死便掘地以埋。’土木形骸,遨游一世。”


二、竹林七贤(四)嵇康阮籍后期思想:“越名教任自然”

《世说新语·任诞》:“刘伶病酒,渴甚,从妇求酒。 妻捐酒毁器,涕泣谏曰:‘君饮太过,非摄生之道,必宜断之。’伶曰:‘甚善,我不能自禁,唯当祝鬼神,自誓断之耳。便可具酒肉。’妇曰:‘敬闻命。’供酒肉于神前,请伶祝誓。伶跪而祝曰:‘天生刘伶,以酒为名。一饮一斛,五斗解醒。妇人之言,慎不可听。’便引酒进肉,隗wei然已醉矣。”


二、竹林七贤(四)嵇康阮籍后期思想:“越名教任自然”

《世说新语·任诞》:“刘伶恒纵酒放达,或脱衣裸形在屋中, 人见讥之。伶曰:‘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衣,诸君何为入我裈中?’”注引邓粲《晋纪》曰:“客有诣伶,值其裸袒,伶笑曰:‘吾以天地为宅舍,以屋宇为裈衣,诸君自不当入我裈中,又何恶乎?’其自任若是。”


二、竹林七贤(四)嵇康阮籍后期思想:“越名教任自然”

阮咸

《世说新语·任诞》:“阮仲容、步兵居道南,诸阮居道北。 北阮皆富,南阮贫。七月七日,北阮盛晒衣,皆纱罗锦绮。仲容以竿挂大布犊鼻裈于中庭。人或怪之,答曰:“未能免俗,聊复尔耳!”


二、竹林七贤(四)嵇康阮籍后期思想:“越名教任自然”

《世说新语·任诞》:“阮仲容先幸姑家鲜卑婢,及居母丧,姑当远移,初云留婢,既发,定将去。仲容借客驴箸重服自追之,累骑而返。曰:‘人种不可失。’即遥集之母也。”


四、元康玄风 (一)元康名士与放达士风

四、(西晋后期)元康玄风

(一)元康名士与放达士风

从思想史上看,元康(291~299)年间是一个重要的转型时期。这时,随着西晋开国元勋自然生命的结束,西晋前期的礼法派已不复存在。礼法派的子弟开始了玄学化的过程,与玄学家族的后代融为一体,于西晋元康时期走上历史舞台,史称“元康名士”。他们创造的玄学,史称“元康玄学”。分贵“无”与崇“有”两大流派。


四、元康玄风 (一)元康名士与放达士风

元康 名士是一群在骄奢淫逸风气中成长起来的贵族子弟,追求自由放任的生活,对传统的礼教,形成了更大的冲击力量,其中的极端分子被称为“元康放达派”,这就决定了 其主流派的理论形态是宣扬虚无主义的新“贵无论”,代表人物王衍、乐广,与“八达。”


四、元康玄风 (一)元康名士与放达士风

“八达”

董昶、王澄、阮瞻、庾敳、支孝龙、谢鲲、胡毋辅之、光逸

(谢)鲲与王澄之徒,慕竹林诸人,散首披发,裸袒箕踞,谓之“八达” 。 《世说新语·品藻》注引邓粲《晋纪》

邻家高氏女有美色,鲲尝挑之,女投梭,折其两齿。时人为之语曰:“任达不已,幼舆折齿。”鲲闻之,敖然长啸曰:“犹不废我啸歌。” 《晋书·谢鲲传》


四、元康玄风 (一)元康名士与放达士风

张季鹰纵任不拘,时人号为「江东步兵」。或谓之曰:「卿乃可纵适一时,独不为身后名邪?」答曰:「使我有身后名,不如即时一杯酒!」 《世说新语·任诞》


四、元康玄风 (一)元康名士与放达士风

  • 寒食散

发散四原则

第一,喝热酒,上等淳酒,不可饮劣质酒。每天饮酒多次,使身体“熏熏有酒势”,即处于微醉状态。饮冷酒或劣酒将会危及生命或终生残疾。

第二,服药饮酒后,身体会发热,应立刻用冷水洗手脚,等药力发作时,脱衣服用冷水洗浴全身,即便在三九严寒,也要裸体迎着冷风梳头。孕妇、儿童、老人都要脱去衣服,按上法处理。

第三,大量吃冷饭,每天要吃六七次,不分昼夜,千万不可忍饥挨饿。

第四,不可躺着或坐着不运动,一定要出去散步。如果病重不能下床,也要由别人扶着强行散步,不得因疲病而停止活动。


四、元康玄风 (一)元康名士与放达士风

  • 寒食散

寒食散时尚

魏孝文帝时诸王及贵臣多服石药,皆称“石发”。乃有热者,非富贵者亦云服石发热,时人多嫌其诈作富贵体。有一人于市门前卧,宛转称热,因众人竞看,同伴怪之,报曰:“我石发。”同伴人曰:“君何时服石,今得石发?”曰:“我昨市米中有石,食之乃今发。”众人大笑。《太平广记》卷247引《启颜录》


四、元康玄风 (一)元康名士与放达士风

  • 服饰变化

宽衣大袖


四、元康玄风 (一)元康名士与放达士风

  • 木屐

朱然将军墓出土木残片

以及还原图

“皆著高屐,仪容轻慢。” 《世说新语·简傲》


四、元康玄风 (一)元康名士与放达士风

  • 隐囊


四、元康玄风 (一)元康名士与放达士风

  • 裸袒

魏末阮籍,嗜酒荒放,露头散发,裸袒箕踞。其后贵游子弟阮瞻、王澄、谢鲲、胡毋辅之之徒,皆祖述于籍,谓得大道之本。故去巾帻,脱衣服,露丑陋,同禽兽。甚者名之为通,次者名之为达也。

《世说新语.德行》 注引王隐《晋书》


四、元康玄风 (一)元康名士与放达士风

  • 性乱

“晋惠帝元康中,贵游子弟相与为散发倮身之饮,对弄婢妾,逆之者伤好,非之者负讥。”

《宋书·五行志》

“自咸宁、太康之后,男宠大兴,甚于女色,士大夫莫不尚之,天下相仿效,或至夫妇离绝,多生怨旷,故男女之气乱而妖形作也。”

《晋书·五行下》


四、元康玄风 (一)元康名士与放达士风

  • “贤媛”

今俗妇女休其蚕织之业,废其玄紞dan之务,不绩其麻,市也婆娑。舍中馈之事,修周旋之好,……多将侍从,暐晔盈路;婢使吏卒,错杂如市;寻道亵谑,可憎可恶。或宿于他门,或冐夜而反,游戏佛寺,观视渔畋,登髙临水,出境庆吊,开车褰qian帏,周章城邑,杯觞路酌,弦歌行奏,转相髙尚,习非成俗。《抱朴子·外篇》


四、元康玄风 (一)元康名士与放达士风

干宝《晋纪总论》:“其妇女,……先时而婚,任情而动,故皆不耻淫佚之过,不拘妒忌之恶,父兄不之罪也,天下莫之非也,”

王浑与妇锺氏共坐,见武子从庭过,浑欣然谓妇曰:「生儿如此,足慰人意。」妇笑曰:「若使新妇得配参军,生儿故可不啻如此!」 《世说新语·排调第二十五》


四、元康玄风 (二)贵“无”与崇“有”之辩

(二)贵“无”与崇“有”之辩

1、王衍(256~311)的贵“无”论

魏正始中,何晏、王弼等祖述《老》《庄》,立论以为:“天地万物皆以无为本。无也者,开物成务,无往不存者也。阴阳恃以化生,万物恃以成形,贤者恃以成德,不肖恃以免身。故无之为用,无爵而贵矣。”衍甚重之。

《晋书·王衍传》


四、元康玄风 (二)贵“无”与崇“有”之辩

2、裴頠(267~300)的崇“有”论

王衍之徒,声誉太盛,位高势重,不以物务自婴,遂相放效,风教陵迟,乃著《崇有》之论以释其蔽曰:“……立言藉于虚无,谓之玄妙;处官不亲所司,谓之雅远;奉身散其廉操,谓之旷达。……或悖吉凶之礼,而忽容止之表,渎弃长幼之序,混漫贵贱之级。其甚者至于裸裎。”王衍之徒攻难交至,并莫能屈。《晋书·裴頠传》


四、元康玄风 (三)郭象《庄子注》

(三)郭象《庄子注》

  • 郭象(?~311年)其人

《晋书·郭象传》郭象字子玄,少有才理,好老庄,能清言。太尉王衍每云:“听象语,如悬河泻水,注而不竭”州郡辟召,不就。常闲居,以文论自娱。后辟司徒掾,稍至黄门侍郎。东海王越引为太傅主簿,甚见亲委,遂任职当权,熏灼内外,由是素论去之。永嘉末病卒。

《晋书·郭象传》


四、元康玄风 (三)郭象《庄子注》

  • 《庄子注》公案

剽窃说

先是注《庄子》者数十家,莫能究其旨统。向秀于旧注外而为解义,妙演奇致,大畅玄风,惟<秋水>、<至乐>二篇未竟而秀卒。秀子幼,其义零落,然颇有别本迁流。象为人行薄,以秀义不传于世,遂窃以为己注,乃自注<秋水>、<至乐>二篇,又易<马蹄>一篇,其余众篇或点定文句而已。其后秀义别本出,故今有向、郭二《庄》,其义一也。《晋书·郭象传》


四、元康玄风 (三)郭象《庄子注》

  • 《庄子注》公案

发展说

向秀字子期,河内怀人也。清悟有远识,少为山涛所知,雅好老庄之学。庄周著内外数十篇,历世才士虽有观者,莫适论其旨统也,秀乃为之隐解,发明奇趣,振起玄风,读之者超然心悟,莫不自足一时也。惠帝之世,郭象又述而广之,儒墨之迹见鄙,道家之言遂盛焉。 《晋书·向秀传》


四、元康玄风 (三)郭象《庄子注》

  • 郭象玄学理论

  • “自生”“独化”论

目的:破天命论,确立人类自然之性的本体地位。

天地者,万物之总名也。天地以万物为体,而万物必以自然为正。”《庄子·逍遥游》郭象注

谁得先物者乎哉?吾以阴阳为先物,而阴阳者即所谓物耳。谁又先阴阳者乎?吾以自然为先之,而自然即物之自尔耳。吾以至道为先之矣,而至道者乃至无也。既以无矣,又奚为先?然则先物者谁乎哉? 而犹有物,无已。明物之自然,非有使然也。

《庄子·知北游》郭象注


四、元康玄风 (三)郭象《庄子注》

  • “性分”说

夫以形相对,则大山大于秋毫也。若各据其性分,物冥其极,则形大未为有余,形小不为不足。

(《庄子·齐物论》郭象注)

人之生也,可不服牛乘马乎?服牛乘马,可不穿落乎?牛马不辞穿落者,天命之固当也。苟当乎天命,则虽寄之人事,而本在乎天也。”

《庄子·秋水》及郭象注


四、元康玄风 (三)郭象《庄子注》

  • 逍遥论

有待逍遥

夫大小虽殊,而放于自得之场,则物任其性,事称其能,各当其分,逍遥一也。岂容胜负于其间哉!

《庄子·逍遥游》郭象

苟足于其性,则虽大鹏无以自贵于小鸟,小鸟无羡于天池,而荣愿有余矣。故小大虽殊,逍遥一也。

《庄子·逍遥游》郭象注


四、元康玄风 (三)郭象《庄子注》

无待逍遥

夫唯与物冥而循大变者,为能无侍而常通,岂自通而已哉!又顺有侍者,使不失其所待。所待不失,则同於大通矣。故有待无待,吾所不能齐也。至于各安其性,天机自张,受而不知,则吾所不能殊也。夫无待犹不足以殊有待,况有待者之巨细乎!

夫圣人虽在庙堂之上,然其心无异于山林之中,世岂识之哉?徒见其戴黄屋,佩玉玺,便谓足以缨绂(fu)其心矣;见其历山川,同民事,便谓足以憔悴其神矣,岂知至至者之不亏哉!《庄子·逍遥游》郭象注


五、东晋玄学 (三)郭象

五、东晋玄学(略)

(一)玄风南渡

(二)礼玄双修

(三)融入儒释道。


五、东晋玄学 (三)郭象

  • 使中国哲学从宇宙论演变为本体论,提高了士人的思维水平,为儒释道发展提供了新的理论平台。

  • 改变了文学艺术的政治附庸地位,开始了“文学的自觉时代”和“为艺术而艺术的时代。”

  • 士族社会生活自由化,为魏晋风度的形成提供了理论支持。

学历史影响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