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居民消费率偏低的原因及影响分析
Download
1 / 13

我国居民消费率偏低的原因及影响分析 - PowerPoint PPT Presentation


  • 81 Views
  • Uploaded on

我国居民消费率偏低的原因及影响分析. ppt制作:叶德友 演讲:朱顺 组员:周晨 张龙晖 华瀚. 什么是居民消费率. 居民消费率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一定时期内,用于居民个人消费和社会消费的总额占当年国民支出总额或国民收入使用额的比率,已经成为衡量一国经济发展良性与否的重要指标。 居民消费率 = 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 × 居民可支配收入占国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居民消费率不合理直接关系到居民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水平,影响国民经济的健康正常运行。. 10 元钱只够买 3 苹果.

loader
I am the owner, or an agent authorized to act on behalf of the owner, of the copyrighted work described.
capcha
Download Presentation

PowerPoint Slideshow about ' 我国居民消费率偏低的原因及影响分析' - ora-hudson


An Image/Link below is provided (as is) to download presentation

Download Policy: Content on the Website is provided to you AS IS for your information and personal use and may not be sold / licensed / shared on other websites without getting consent from its author.While downloading, if for some reason you are not able to download a presentation, the publisher may have deleted the file from their server.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E N 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resentation Transcript

我国居民消费率偏低的原因及影响分析

ppt制作:叶德友

演讲:朱顺

组员:周晨 张龙晖 华瀚


什么是居民消费率

  • 居民消费率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一定时期内,用于居民个人消费和社会消费的总额占当年国民支出总额或国民收入使用额的比率,已经成为衡量一国经济发展良性与否的重要指标。 居民消费率=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居民可支配收入占国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居民消费率不合理直接关系到居民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水平,影响国民经济的健康正常运行。


10元钱只够买3苹果

  • 这些年,我国城乡居民收入总体上增长较快,但衣、食、住、行开销的增加,抵消了许多上班族的工资涨幅,人们的“收入安全感”仍然不高

  •  “10年前,10元钱能买10斤大米,或4斤猪肉,两年前能买5斤大米,或1斤猪肉,现在10元只能买3个苹果,半斤猪肉,或几棵大葱……”近期,在物价接连上涨的背景下,有关购买力的话题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

物价飞涨


我国消费率情况

  • 这些年,我国城乡居民收入总体上增长可谓不慢,但衣、食、住、行开销的增加,抵消了许多上班族的工资涨幅。在消费品价格高、房价“易涨难降”的今天,人们就会觉得收入增长难以赶上物价增长,生活中的“收入安全感”仍然不高。

  •   长期以来,我国消费率一直偏低,多数年份徘徊在60%左右,远低于70%的世界均值。有资料显示,2011年我国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34万元,折合美元2130元,不及美国同时期人均消费规模1.56万美元的1/7。


我国居民消费率为何明显偏低

  • 1、房价上涨过快对消费支出有挤压和抑制效应

  • 2、公共服务不足

  • 3、服务业发展滞后


房价上涨过快对消费支出有挤压和抑制效应

2009年,城镇居民家庭人均总支出17248元,比上年增长17.0%,增速高于上年9.8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8.1%。其中,人均消费性支出12265元,比上年增长9.1%,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0.1%。而人均非消费性支出4984元,比上年增长42.2%,增速高于上年49.0个百分点。其原因主要是购房与建房支出上涨过快,2009年 城镇居民人均购房与建房支出1507元,比上年增长150.1%,占非消费支出的比重为30.2%,比上年高13.0个百分点。房价的过快上涨对居民的日常消费将产生一定的挤压和抑制效应,也会影响到国家扩大内需、刺激消费政策的实际效果。这也可从中国人民银行全国城镇储户问卷调查反映出来,2010年第三季度调查结果显示,预期房价上涨大幅上升,居民储蓄、消费意愿略有下降,但居民购房意愿没有明显变化,投资意愿有所上升。



公共服务不足

国际经验表明,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政府公共服务支出特别是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三项主要公共服务支出比重会明显上升。2008年,我国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三项公共服务支出占政府总支出的比重为28.9%,与人均GDP3000美元以下和3000~5000美元之间的国家相比,分别低近14和25个百分点。政府服务供应不足,说明在国民收入第二次分配时,居民所得极少,迫使居民用自身收入来支付本应由政府支出的开支,客观上挤占了居民消费,并从心理上降低了居民的消费预期,导致储蓄率偏高。


服务业发展滞后

  • 随着我国居民生活水平进入小康,恩格尔系数下降,从商品消费到服务消费是一种必然趋势,但我国服务业不发达,特别是金融、教育、咨询、医疗、家政等行业发展滞后。2009年,我国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43.4%,而世界平均水平为68%,发达国家为72%,发展中国家为52%。服务业有效供给不足,严重影响了居民消费升级,也影响全国的就业水平。


居民消费率过低所带来的影响

  •  第一,经济增长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它受许多因素影响,例如,消费、投资、国际贸易、劳动力、科技进步、经济体制以及政府政策等等。消费需求作为最终需求,是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是实现经济又好又快发展的根本保证。当前,国内消费需求不足已成为制约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障碍因素。特别是近两年,需求不足的负面影响越来越明显,需求不足业已成为经济增长缓慢和经济增长质量低下的主要原因。在基础设施薄弱,生产要素瓶颈作用显著的情况下,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比较明显,扩大投资成为主要的手段。随着经济总量扩张、基础设施完善,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边际效益逐渐降低,拉动作用逐渐减弱,这时,只有扩大内需,提高居民消费率,才能保证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


  • 第二,财富及收入在我国居民中的分配极不均衡,贫富分化现象比较严重,并通过多种形式表现出来。从总体衡量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看,已经由第二,财富及收入在我国居民中的分配极不均衡,贫富分化现象比较严重,并通过多种形式表现出来。从总体衡量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看,已经由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0.28上升到2007年0.48,大大超过0.4的国际警戒线;从城乡收入对比看,差距不断拉大,已由改革初的2.3:1,进一步扩大到2007年的3.33:19,绝对额的收入差距达到9646元;地区收入差距同样呈现拉大之势,2005年西部居民可支配收入占东部地区的比例,在城镇由2004年的69.7%下降到2005年的66.7%,在农村由2004年的48%下降到2005年的44.2%;行业收入差距继续扩大,2006年人均收入最高的证券业达到8.67万元,最低的林业职工仅为8220元,最高与最低的行业收入差距为10.6倍。这些指标已经大大超过拉美国家的收入差距水平。随着收入和财产占有差距的扩大,由此派生的财产性收入差距也进一步拉大。

 第三,经济增长过分依赖投资和出口,潜藏着生产能力过剩的危机。与低消费率相对应,90年代以来,投资率出现了两个40%以上的高峰期,即1993―1995年的年均41.1%和2003―2006年的年均42.4%,其中,2004年高达43.2%,成为改革以来最高的一年,特别是钢铁、水泥、电解铝、房地产等行业的投资过快增长,出现了生产能力过剩的局面。如果消费市场不能相应地扩大,由此形成的无效投资和银行呆坏帐必然增加,将直接威胁到经济的持续、平稳、较快发展。同时,我国出口的连年大幅度增长,使贸易摩擦增加,顺差扩大,国际收支不平衡也影响着宏观经济的稳定。


第四,投资与消费的长期失衡孕育着经济运行的巨大风险。首先,消费率过低,投资率过高容易造成产能过剩,产品供过于求的矛盾突出,进而引起企业效益滑坡、失业增加。其次,消费率过低,投资率过高,往往造成内需不足,为给过剩的生产能力和产品寻找出路,企业只能到海外市场寻求外需,从而导致出口压力进一步增大,以及由此引起的贸易摩擦增多、人民币升值压力增强的外部风险加剧。再次,投资率过高,最终消费率过低,尤其是居民消费率过低,不但使得投资行为偏离其目标,即投资创造财富,最终为了消费,而且终将使投资因缺乏最终消费的强力支撑而难以为继,进而造成经济的大起大落,不利于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健康发展。第四,投资与消费的长期失衡孕育着经济运行的巨大风险。首先,消费率过低,投资率过高容易造成产能过剩,产品供过于求的矛盾突出,进而引起企业效益滑坡、失业增加。其次,消费率过低,投资率过高,往往造成内需不足,为给过剩的生产能力和产品寻找出路,企业只能到海外市场寻求外需,从而导致出口压力进一步增大,以及由此引起的贸易摩擦增多、人民币升值压力增强的外部风险加剧。再次,投资率过高,最终消费率过低,尤其是居民消费率过低,不但使得投资行为偏离其目标,即投资创造财富,最终为了消费,而且终将使投资因缺乏最终消费的强力支撑而难以为继,进而造成经济的大起大落,不利于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健康发展。

第五,政府消费支出的比重不断增加,助长了奢侈浪费之风。在最终消费支出中,政府支出所占比重,上世纪80年代为21.6%,90年代24.2%,2001年~2006年上升到26.8%,2006年达到最高水平的27.3%。这说明行政管理成本在不断上升,对居民消费必然产生挤出效应。在最终消费率已明显偏低的情况下,政府开支比重过大,进一步压低了居民消费水平。


谢谢第四,投资与消费的长期失衡孕育着经济运行的巨大风险。首先,消费率过低,投资率过高容易造成产能过剩,产品供过于求的矛盾突出,进而引起企业效益滑坡、失业增加。其次,消费率过低,投资率过高,往往造成内需不足,为给过剩的生产能力和产品寻找出路,企业只能到海外市场寻求外需,从而导致出口压力进一步增大,以及由此引起的贸易摩擦增多、人民币升值压力增强的外部风险加剧。再次,投资率过高,最终消费率过低,尤其是居民消费率过低,不但使得投资行为偏离其目标,即投资创造财富,最终为了消费,而且终将使投资因缺乏最终消费的强力支撑而难以为继,进而造成经济的大起大落,不利于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健康发展。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