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Download
1 / 77

2010 心肺复苏指南解读 - PowerPoint PPT Presentation


  • 123 Views
  • Uploaded on

2010 心肺复苏指南解读. 浙江省台州医院 林荣海. 心肺复苏的历史. 1958 年美国人 Peter safar 发明了口对口人工呼吸 1960 年 Kouwenhoven 发明了胸外心脏按压,从而奠定了现代心肺复苏的基础 分别于 1966 , 1973 , 1985 , 1992 召开全国性的 CPR 会议; 1983 召开首次儿科 CPR 会议(美国); 2000 年召开首次世界 CPR 和 ECC 大会; 2005 年 1 月 23-30 ,在美国达拉斯召开第二届世界 CPR 和 ECC 会议。

loader
I am the owner, or an agent authorized to act on behalf of the owner, of the copyrighted work described.
capcha
Download Presentation

PowerPoint Slideshow about ' 2010 心肺复苏指南解读' - morty


An Image/Link below is provided (as is) to download presentation

Download Policy: Content on the Website is provided to you AS IS for your information and personal use and may not be sold / licensed / shared on other websites without getting consent from its author.While downloading, if for some reason you are not able to download a presentation, the publisher may have deleted the file from their server.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E N 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resentation Transcript

2010心肺复苏指南解读

浙江省台州医院

林荣海


心肺复苏的历史

  • 1958年美国人Peter safar发明了口对口人工呼吸

  • 1960年Kouwenhoven发明了胸外心脏按压,从而奠定了现代心肺复苏的基础

  • 分别于1966,1973,1985,1992召开全国性的CPR会议;1983召开首次儿科CPR会议(美国);2000年召开首次世界CPR和ECC大会;2005年1月23-30,在美国达拉斯召开第二届世界CPR和ECC会议。

  • 1974年AHA开始制定心肺复苏指南,1980,1986,1992,2000,2005,2010年多次修订。欧洲于1992,1996,1998年制定修订指南。


2010年:

基础生命支持

高级心血管生命支持

伦理问题

团队问题

2005年:

心肺复苏

高级心肺复苏

脑复苏及复苏后处理


1)胸外按压频率由100次/min改为“至少100次/min”

(2)按压深度由4-5cm改为“至少5cm”

(3)人工呼吸频率不变、按压与呼吸比不变

(4)强烈建议普通施救者仅做胸外按压的CPR,弱化人工呼吸的作用,对普通目击者要求对A-B-C改变为“C-A-B”

(5)除颤能量不变,但更强调CPR

2010心肺复苏指南的几个变化


6)肾上腺素用法用量不变,不推荐对心脏停搏或无脉电活动(PEA)者常规使用阿托品

(7)维持自主循环恢复 (ROSC)的血氧饱和度在94%~98%

(8)血糖超过10mmol/L即应控制,但强调应避免低血糖

(9)强化按压的重要性,按压间断时间不超过5s


A b c c a b
A-B-C 更改为 C-A-B

建议将成人、儿童和婴儿(不包括新生儿)的基础生命支持程序从 A-B-C(开放气道、人工呼吸、胸外按压)更改为 C-A-B(胸外按压、开放气道、人工呼吸)。


  • 理由:

    绝大多数心脏骤停发生在成人身上,而在各年龄段的患者中,发现心脏骤停最高存活率均为有目击者的心脏骤停,而且初始心律是心室颤动 (VF) 或无脉性室性心动过速 (VT)。在这些患者中,基础生命支持的关键操作是胸外按压和早期除颤。


A-B-C 程序中,当施救者开放气道以进行口对口人工呼吸、寻找防护装置或者收集并装配通气设备的过程中,胸外按压往往会被延误。更改为 C-A-B 程序可以尽快开始胸外按压,同时能尽量缩短通气延误时间。




启动急救系统 —EMS

2010年:医务人员不应延误启动急救系统,还应同时获得两点信息: 施救者检查患者有无反应以及有无呼吸或呼吸是否正常。


如果患者无反应且根本不呼吸或呼吸不正常(即仅有濒死喘息),施救者开始心肺复苏,同时立即启动急救系统并找到 AED,或者由其他人员寻找 AED。

如果医务人员在 10 秒钟内没有触摸到脉搏,施救者应开始心肺复苏并使用 AED。



2005 年:医务人员在发现无反应患者先启动急救系统。然后,施救者再回到患者身边、开放气道并检查患者有无呼吸或呼吸是否正常,再进行心肺复苏。


2005 生存链

早期获得帮助

早期CPR

早期除颤

早期ACLS


  • 2010 年生存链:由2005年的四早生存链改为五个链环:

    (1)早期识别与呼叫;

    (2)早期CPR:强调胸外心脏按压,对未经培训的普通目击者,鼓励急救人员电话指导下仅做胸外按压的CPR;

    (3)早期除颤:如有指征应快速除颤;

    (4)有效的高级生命支持(ALS);

    (5)完整的心脏骤停后处理。


2010 年生存链


取消 “看、听和感觉呼吸”

2010(新):取消心肺复苏程序中的“看、听和感觉呼吸”。在进行 30 次按压后,单人施救者开放患者的气道并进行 2 次人工呼吸。

2005(旧):“看、听和感觉呼吸”过去用于在开放气道后评估.


胸外按压速率:每分钟至少 100 次

  • 2010(新):非专业施救者和医务人员以每分钟至少 100 次按压的速率进行胸外按压较为合理。

  • 2005(旧):以每分钟大约 100 次的速率按压。


  • 理由:

  • 心肺复苏过程中的胸外按压次数对于能否恢复自主循环 (ROSC) 以及存活后是否具有良好神经系统功能非常重要。每分钟的实际胸外按压次数由胸外按压速率以及按压中断(例如, 开放气道、进行人工呼吸或进行 AED 分析)的次数和持续时间决定。

  • 在大多数研究中,给予更多按压可提高存活率,而减少按压则会降低存活率。进行足够胸外按压不仅强调足够的按压速率,还强调尽可能减少这一关键心肺复苏步骤的中断。如果按压速率不足或频繁中断(或者同时存在这两种情况),会减少每分钟给予的总按压次数。


胸外按压幅度

  • 2010(新):应将成人胸骨按下至少 5 厘米。

  • 2005(旧):应将成人胸骨按下大约 4 至 5 厘米。


  • 理由:

  • 按压主要是通过增加胸廓内压力以及直接压迫心脏产生血流。通过按压,可以为心脏和大脑提供重要血流以及氧和能量。

  • 虽然已建议“用力按压”,但施救者往往没有以足够幅度按压胸部。另外,现有研究表明,按压至少 5 厘米比按压 4 厘米更有效。


胸外按压

  • CPR时胸外按压是在胸骨下1/3或两乳头连线中点提供一系列压力


胸外按压技术

有效按压的标准:

  • 肘关节伸直,上肢呈一直线,双肩正对双手,以保证每次按压的方向与胸骨垂直。

  • 对正常形体的患者,按压幅度为﹥5 cm。

  • 每次按压后,放松使胸骨恢复到按压前的位置,血液在此期间可回流到胸腔,


胸外按压技术

有效按压的标准:

  • 按压与放松间隔比为50%时,可产生有效的脑和冠状动脉灌注压。

  • 在30次按压周期内,保持双手位置固定,不要改变手的位置,也不要将手从胸壁上移开,每次按压后,使胸廓重新恢复到原来的位置。

  • 无论手指是伸直,还是交叉在一起,都不应离开胸壁


胸外按压技术

  • 按压有效标准:

    扪及大动脉搏动 (BP60mmHg)、皮肤颜色转红、瞳孔缩小、自主呼吸恢复

  • 按压无效标准:

    摸不到大动脉搏动、已出现的指标消失、瞳孔始终散大




人工呼吸专业急救人员:患者无头颈外伤证据时采用仰头抬颏法。怀疑患者颈椎损伤时,采用


人工呼吸专业急救人员:患者无头颈外伤证据时采用仰头抬颏法。怀疑患者颈椎损伤时,采用

  • 在《2010 美国心脏协会心肺复苏及心血管急救指南》中,仍然建议每次吹气1秒钟以上。

  • 实施高级气道管理后,可继续进行胸外按压 (速率为每分钟至少 100 次)且不必与呼吸同步。之后,可按照大约每 6 至 8 秒钟 1 次呼吸的速率进行人工呼吸(每分钟大约 8 至 10 次呼吸)。应避免过度通气。


专业急救人员:患者无头颈外伤证据时采用仰头抬颏法。怀疑患者颈椎损伤时,采用《2010 心肺复苏指南》中,针对医务人员的主要问题及更改如下:

  • 由于心脏骤停患者可能会出现短时间的癫痫发作或濒死喘息,并导致可能的施救者无法分辨,调度员应经过专门培训以识别心脏骤停的表现,从而提高对心脏骤停的识别能力。

  • 调度员应指示未经培训的非专业施救者为心脏骤停的成人进行单纯胸外按压心肺复苏。


专业急救人员:患者无头颈外伤证据时采用仰头抬颏法。怀疑患者颈椎损伤时,采用已对医务人员确认成人患者无反应且没有呼吸或不能正常呼吸(即仅仅是喘息)之后立即识别并启动急救系统的建议进行改进。

医务人员在检查反应时应该快速检查是否没有呼吸或不能正常呼吸(即,无呼吸或仅仅是喘息)。然后,该人员会启动急救系统并找到 AED(或由其他人员寻找)。

医务人员检查脉搏的时间不应超过 10 秒,如果 10 秒内没有明确触摸到脉搏,应开始心肺复苏并使用 AED(如果有的话)。


专业急救人员:患者无头颈外伤证据时采用仰头抬颏法。怀疑患者颈椎损伤时,采用已从流程中去除“看、听和感觉呼吸”。

• 进一步强调进行高质量的心肺复苏(包括以足够的速率和幅度进行按压,保证每次按压后胸廓回弹,尽可能减少按压中断并避免过度通气)。


专业急救人员:患者无头颈外伤证据时采用仰头抬颏法。怀疑患者颈椎损伤时,采用通常不建议在通气过程中采用环状软骨加压。

•施救者应在进行人工呼吸之前开始胸外按压(C-A-B 而不是 A-B-C)。通过从 30 次按压而不是 2 次通气开始心肺复苏, 可以缩短开始第一次按压的延误时间。

•按压速率从每分钟大约 100 次修改为每分钟至少 100 次。


成人的按压幅度略有增加,从以前建议的大约 4 至 5 厘米增加到至少约 5 厘米。

继续强调需要缩短从最后一次按压到给予电击之间的时间, 以及给予电击到电击后立即恢复按压之间的时间。

强调通过团队形式给予心肺复苏。


调度员确认濒死喘息

  • 心脏骤停患者可能出现癫痫症状或濒死喘息,并导致可能的施救者无法分辨。调度员应经过专门培训以识别心脏骤停的表现,从而提高对心脏骤停的识别能力并立即进行心肺复苏。


电击治疗

自动体外除颤器(AED)

《2010 美国心脏协会心肺复苏及心血管急救指南》再次建议

1.在发生有目击者心搏骤停概率相对较高公共区域推广 AED

(例如:机场、赌场、体育场馆)—组织、计划、培训

2.没有建议部署家庭AED


2010 (重新确认的 2005 版建议):

虽然证据有限,但可以考虑为医院环境配备 AED 以便进行早期除颤(目标是在倒下后< 3 min内给予电击),特别是在员工不具备节律识别技能或者不经常使用除颤器的区域。


先给予电击与先进行心肺复苏

  • 2010(重新确认的 2005 版建议):

  • 如果任何施救者目睹发生院外心脏骤停且现场有 AED,施救者应从胸外按压开始心肺复苏,并尽快使用 AED。

  • 在医院和其他机构使用现场的 AED 或除颤器治疗心脏骤停的医务人员应立即进行心肺复苏,并且尽可使用准备好的 AED/除颤器。




除颤波形和能量级别如果有两名或三名施救者在场,应进行心肺复苏,同时拿到除颤器。:(未更改 2005 版本的内容)

不能确定哪种波形(单相波或双相波)对提高心脏骤停后的ROSC发生率或存活率更好

双相波形电击除颤:尚未确定第一次双相波形电击除颤的最佳能量

双相波形电击的能量通常设定120-200 J

没有双相波电击可以使用单相波除颤

后续电击的能量亦未确定至少不低于初始剂量


儿童使用 如果有两名或三名施救者在场,应进行心肺复苏,同时拿到除颤器。AED —目前包括婴儿

如果尝试使用 AED 为 1 至 8 岁儿童除颤,施救者应使用

儿科型剂量衰减AED(如果有)。如果施救者为心脏骤停

的儿童提供心肺复苏,但没有儿科型剂量衰减 AED,则施

救者应使用普通 AED

对于婴儿(1 岁以下),建议使用手动除颤器。

如果没有手动除颤器,需要儿科型剂量衰减 AED

如果二者都没有,可以使用普通 AED

(2005年指南<1 岁没有建议使用AED )


儿童除颤剂量如果有两名或三名施救者在场,应进行心肺复苏,同时拿到除颤器。


电极片放置位置如果有两名或三名施救者在场,应进行心肺复苏,同时拿到除颤器。


心前区捶击如果有两名或三名施救者在场,应进行心肺复苏,同时拿到除颤器。

2010年 不应该用于无目击者的院外心脏骤停

有目击者、监护下的不稳定型室性心动过速(包括无脉性室性

心动过速)患者进行胸前捶击不应因此延误给予心肺复苏和电击。

原因:心室颤动病例中进行胸前捶击不能恢复自主循环

并发症(包括胸骨骨折、骨髓炎、中风以及诱发成人和

儿童的恶性心律失常)。

2005年 未给出建议


心脏起搏(如果有两名或三名施救者在场,应进行心肺复苏,同时拿到除颤器。2010年同2005年)

无脉心脏骤停患者, 并不建议将起搏作为常规处理

有脉搏但有症状的心动过缓患者,且对药物无反应的患者进行经皮起搏

如果经皮起搏失败,经过培训、有经验的操作者可以开始经中心静脉

心内起搏


高级心血管生命支持如果有两名或三名施救者在场,应进行心肺复苏,同时拿到除颤器。

2010 版心血管病高级生命支持 (ACLS) 中的主要更改如下:

1.建议进行二氧化碳波形图定量分析,以确认并监测气管插管位置和

心肺复苏质量

2.简化了传统心脏骤停流程,并提出了替代的概念性设计流程以强调

高质量心肺复苏的重要性

3.进一步强调了生理参数监测以优化心肺复苏质量并检测是否恢复

自主循环

4.不再建议在治疗无脉性心电活动 (PEA)/心搏停止时常规性地使用

阿托品


5.如果有两名或三名施救者在场,应进行心肺复苏,同时拿到除颤器。建议输注增强节律药物,作为有症状的不稳定型心动过缓进行起搏的

替代方法之一

6.建议使用腺苷,因为它不但安全,而且在未分化的、规则的 、单型性、

宽 QRS 波群心动过速的早期处理中,对于治疗和诊断都有帮助

7.恢复自主循环后,在重症监护病房应继续进行系统的心脏骤停后治疗

同时由专家对患者进行多学科治疗并对其神经系统和生理状态进行

评估,这通常包括使用低温治疗。


AHA 2010-CPR guideline如果有两名或三名施救者在场,应进行心肺复苏,同时拿到除颤器。


2010 aha cpr
2010 AHA-CPR如果有两名或三名施救者在场,应进行心肺复苏,同时拿到除颤器。


血管活性药如果有两名或三名施救者在场,应进行心肺复苏,同时拿到除颤器。

  • 肾上腺素:作为CPR期间最常用的血管升压药,当前建议心脏骤停的成年患者每3~5分钟应用肾上腺素1mg。若患者无静脉通路,气管内或骨内给肾上腺素也有效。

  • 加压素:被建议作为CPR期间的替代血管升压药,也有很强的血管收缩作用。可用40U加压素替代第一剂或第二剂肾上腺素。

  • 心搏停止尚无满意的疗法。阿托品作为一种消除迷走神经作用的药物,对于心搏停止患者无已知的不良作用,可用于治疗严重心动过缓和心搏停止,但无动物和人类的随机研究支持该药可改善预后。静脉给药剂量为每分钟1mg,总剂量为3mg。


抗心律失常药如果有两名或三名施救者在场,应进行心肺复苏,同时拿到除颤器。

  • 当前考虑胺碘酮为首选,序贯应用CPR→电击→CPR→血管收缩药治疗却无法取得疗效的室颤或无脉室性心动过速患者,可静脉注射150~300mg胺碘酮。

  • 虽然缺乏明确数据,但心脏骤停患者也可静脉应用利多卡因(初始剂量为1~1.5mg/kg)。


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

常见的可逆病因:

低血容量– 缺氧– 氢离子(酸中毒) – 低钾血症/高钾血症–

低温– 张力性气胸– 心脏填塞– 毒素– 肺动脉血栓形成–

冠状动脉血栓形成


通过监护生理参数来指导心肺复苏,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包括足够的氧气和早期除颤CPR的监测

1、直接动脉压监测2、呼气未CO2浓度(PETCO2)监测3、脉搏氧饱和度(SpO2)或透皮氧分压(tcPO2)4、有创或无创血流动力学5、无创脑氧饱和度


恢复循环后,监测动脉氧合血红蛋白饱和度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

根据氧合血红蛋白饱和度逐渐降低吸氧浓度:

≥94%调整到需要的FIO2最低浓度

≥100% 通常可以取消给予 FIO2 ,前提是饱和度可以保持为 ≥94%。

目的是避免组织内氧过多并确保输送足够的氧


提出新的用药方案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

1.不再建议在治疗无脉性心电活动/心搏停止时常规性地使用阿托品,

并已将其从高级生命支持的心脏骤停流程中去掉

2. 有脉搏规律心动过速建议使用腺苷

(注意:腺苷不得用于非规则宽 QRS 波群心动过速,因为它会导致心律变成室颤)

3.成人治疗有症状的不稳定型心动过缓时,建议静脉输注增强心律药物

以作为起搏的一种替代治疗,效率与经皮起搏同样


4.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肾上腺素与过敏患者

(1)过敏患者: 大约 18% 至 35% 出现过敏表现和症状的患者

可能需要给予第二次剂量的肾上腺素。

(2)非过敏的患者(例如,ACS)给予过量肾上腺素,可能导致并发症

(加重心肌缺血或心律失常),鼓励急救操作者启动急救系统,然后再给

第二次剂量的肾上腺素。


心脏骤停后治疗的初始目标和长期关键目标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

1. 恢复自主循环后优化心肺功能和重要器官灌注

2. 转移/运输到拥有综合心脏骤停后治疗系统的合适医院或重症监护病房

3. 识别并治疗急性冠状动脉综合症 (ACS) 和其他可逆病因

4. 控制体温以促进神经功能恢复

5. 预测、治疗和防止多器官功能障碍。 这包括避免过度通气和氧过多。


20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10年AHA《CPR指南》的低温问题

对于心跳骤停复苏后的患者 , 如血流动力学稳定 , 自发产生的轻度低温 (>33 ℃ )无需复温治疗。

对院前和院内由心室颤动引起的心跳骤停, 复苏后仍昏迷但血流动力学稳定者 , 应将 其体温降至 32~34℃, 共持续12~24小时 , 对患者的恢复有益。


低温治疗存在的问题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

1.全身性降温好还是局部低温好?

(如选择性头部降温)

目前研究基本集中在全身性降温治疗

但脑是最容易受损且明显影响预后的重要器官


2.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是早期还是晚期低温治疗好 ?

在欧洲通常是采用复苏成功30分钟全身低温治疗

3.低温治疗的持续时间多长为宜 ?

欧洲的临床研究采用12~24小时的低温治疗,是否为低温治疗的最佳时间 ? 目前尚没有明确的临床证据


4.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 低温治疗的最佳温度控制在多少 ?

32~34℃,最佳的低温温度目前尚未有明确的定论

当前专家们已达成的共识:

越早越好!


低温治疗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

减轻脑水肿

降低体温/脑温

降低颅内压

降低脑代谢

改善脑灌注

改善氧供需平衡

减少酸中毒

抑制氧自由基

过氧化反应

减少脑细胞死亡


Post resuscitation mods
关于心肺复苏后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症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post-resuscitationMODS)

复苏后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病理变化的四期:

(1)50%的复苏后综合征患者,在发病后24小时内心血管功能不稳定状态而发生死亡。

(2)1-3天后,由于肠道的渗透性增加,易于发生脓毒血症。特别是有肝脏、胰脏和肾脏的损害,则会导致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MODS)的发生 。

(3)严重的感染经常会发生在心跳骤停数日后,此时患者常迅速发展为多器官衰竭

(4)发生死亡


对复苏终点的新认识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

传统认为,收缩压达 16kPa以上,尿量为 65ml/h以上时即认为复苏

成功。但现在已不能肯定这代表已经充分复苏。

1988年Shoemaker等人的资料表明,如以病人的血压、尿量和CVP恢复

正常作为复苏终点,则死亡率、器官衰竭和并发症的发生率仍较高于

经特别改善氧供(DO2)、氧耗(VO2)和心功能的病人。

因此,复苏终点问题,除血压、尿量及CVP外,混合静脉氧饱和度

(SvO2)、静脉血PCO2、心排血量(CO)、氧供(DO2)与氧耗(VO2)

的关系、血乳酸(BL)都应予以重视


SvO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2往往反映全身氧摄取的能力,理论上能代表氧供和氧债关系

调整的是否充分。有实验结果表明,SvO2要比 MAP更好地反映

低容量和液体复苏效果 。

对复苏“要求”正常的生理指标DO2(450~550ml/min.m2)

VO2(120~140ml/min.m2)

CI(2.8~3.5L/min.m2)

较高的生理指标 DO2>600ml/min.m2

VO2>170ml/min.m2

CI>4.5L/min.m2


血乳酸(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BL)水平因能直接反映无氧代谢,可以用于判断休克的严重程度、预测死亡率和评估对复苏的反应。

BL升高除表示丙酮酸代谢增加,还提示VO2的增加 ,大多数研究均支持BL指导复苏有其高度的准确性,若在24小时内机体能清除体内过多的BL,使其达到正常水平,则患者存活机会大大增加。


停止为发生院外心脏骤停 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OHCA) 的成人 实施复苏操作

伦理学问题—“终止基础生命支持的复苏规则”

1.院外心脏骤停且仅接受了基础生命支持的成人满足下列所有条件的

情况下,可在使用救护车转移之前终止基础生命支持:

• 急救医务人员或第一旁观者没有目击到心脏骤停

• 完成三轮心肺复苏和 AED 分析后没有恢复自主循环

• 未给予电击(因无可除颤心律)


2.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对于现场有高级生命支持急救人员为发生院外心脏骤停的成人提供

救治的情况,在满足下列所有条件的情况下可在使用救护车转移之前

终止复苏操作:

• 心脏骤停没有任何目击者

• 未实施旁观者心肺复苏

• 在现场进行一整套高级生命支持救治后未恢复自主循环

• 未给予电击(因无可除颤心律)


培训、实施和团队: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新增部分

指导培训和学习复苏技术的最佳实践、实施生存链以及治疗团队和

系统的相关最佳实践


探索之路 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任重道远

临床实践建立在经验基础之上

2010 年的指南强调:

心肺复苏的优先次序

低温治疗

复苏后管理


Thank you由高级生命支持操作者评估并治疗可能的心脏骤停基本病因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