虯髯客傳
Download
1 / 84

虯髯客傳 傳說中的大鬍子 - PowerPoint PPT Presentation


  • 165 Views
  • Uploaded on

虯髯客傳 傳說中的大鬍子. 鄭元和 & 李亞仙. 李娃傳 – - 唐 白行簡 李亞仙 -- 宋 話本 繡襦記 -- 明 薜近兗. 鶯鶯傳 *會真記 - 唐元稹 西廂記 — 元王實甫. 崔鶯鶯 & 張生、紅娘. 楊玉環 & 李隆基. 長恨歌傳 - 唐 陳 鴻 梧桐雨 – - 元 白 樸 長生殿 — - 清 洪 昇. 王宙 & 倩娘. 離魂記 ----- 唐 陳玄佑 倩女離魂 -- 元 雜劇. 李益 & 霍小玉. 霍小玉傳 -- 唐 蔣 防 紫釵記 ----- 明 湯顯祖. 盧生 & 呂洞賓. 枕中記 -- 唐 沈既濟

loader
I am the owner, or an agent authorized to act on behalf of the owner, of the copyrighted work described.
capcha
Download Presentation

PowerPoint Slideshow about ' 虯髯客傳 傳說中的大鬍子' - julio


An Image/Link below is provided (as is) to download presentation

Download Policy: Content on the Website is provided to you AS IS for your information and personal use and may not be sold / licensed / shared on other websites without getting consent from its author.While downloading, if for some reason you are not able to download a presentation, the publisher may have deleted the file from their server.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E N 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resentation Transcript

虯髯客傳傳說中的大鬍子


鄭元和&李亞仙

李娃傳–-唐 白行簡

李亞仙--宋 話本

繡襦記--明 薜近兗


鶯鶯傳 *會真記-唐元稹

西廂記—元王實甫

崔鶯鶯&張生、紅娘


楊玉環&李隆基

  • 長恨歌傳-唐 陳 鴻

  • 梧桐雨– -元 白 樸

  • 長生殿—-清 洪 昇


王宙&倩娘

  • 離魂記-----唐 陳玄佑

  • 倩女離魂--元 雜劇


李益&霍小玉

  • 霍小玉傳--唐 蔣 防

  • 紫釵記-----明 湯顯祖


盧生&呂洞賓

  • 枕中記--唐 沈既濟

  • 黃粱夢–元 馬致遠雜劇

  • 邯鄲記--明 湯顯祖


淳于棼&大槐安國

  • 南柯太守傳--唐 李公佐

  • 南柯記—-----明 湯顯祖


李靖&紅拂女&虬髯客

  • 虬髯客傳--唐 杜光庭

  • 紅拂記—明張鳳翼、張太和

  • 虬髯翁—明凌初成曲

  • 女丈夫—明馮夢龍

  • 風塵三俠--元 傳奇



虬髯客

  • 「從藝術上說,作者成功的刻劃了人物形象。虬髯客的豪爽,紅拂的膽識,李靖的才智,都通過對話、行動和典型的細節,表現出來。

  • 他們性格上的鮮明、經歷上的相似、和思想上的共鳴,被人們譽為『風塵三俠』」。


相關人物

  • 一、李靖

  • 開國名將中,兵學涵養最高,樹立戰功最多,領袖群將,在英雄譜上排名第一的,首推衛國公─李靖。

  • 「布衣之士」,器宇軒昂,堪稱為「大丈夫」,曾謁見權臣─楊素,卻當場使踞傲之楊素「斂容而起,謝公,與語,大悅,收其策而退」。

  • 太宗為了感念他的辛勞,特別叫畫工為他畫了一幅像,懸掛在凌煙閣裡,這是唐初建國功臣的最大殊榮。


  • 對於我---英俊的李靖,您還滿意嗎?

  • 別忘了,我是唐朝人!



  • 二、紅拂

  •   原為楊素府中的歌妓,後來慧眼識英雄,化裝夜奔李靖,從中足見紅拂女非凡的見識,機智大方、豪爽的性格,及對自由愛情生活的熱烈追求。此外,紅拂不僅識李靖,更見出虬髯客的不凡,

  • 難怪紅樓夢中的林黛玉曾賦詩贊曰:

  • 「長劍雄談態自殊,美人巨眼識窮途;

    尸居餘氣楊公幕,豈得羈縻女丈夫。」




  • 三、 虬髯客

  •   本篇的主角人物,

  • 人豪俊卓異,嫉惡如仇,一諾千金,本胸懷大志,想在國土上一展稱王霸業,但自認識「真命天子」─李世民,即舉家財悉贈李靖,囑咐李靖好好輔佐李世民,自己與妻帶一奴,乘馬而去,並在異地稱王。


是想像中的大鬍子嗎?

  • 其實我是鍾馗啦!



故事背景

  • 唐傳奇豪俠小說---來自時局動蕩。

  • 1藩鎮跋扈,弱肉強食

  • 2期盼奇人異士,解圍紓困,主持公道;

  • 3佛、道盛行,予俠客超現實的本領,

  • 4渴望賢人用世,天下太平

  • 5宣揚「宿命觀」,告誡「人民之謬思亂者,乃螳臂之拒走輪」,肯定了李唐王朝的永恒。     



太平廣記》

  • 《太平廣記》是宋代李昉(ㄈㄤ)等人編的一部大書,完成於太平興國三年,故名。

  • 專收野史傳記和以小說家為主的雜著。

  • 從內容上看,收得最多的是小說,實際上可以說是一部宋代之前的小說的總集。

  • 我國最早小說總集。

  • 本篇選自卷193豪俠一,初無「傳」字


  • 中國的小說成熟於唐代。而唐代小說的絕大部分收集在《太平廣記》裡,還有不少是漢魏六朝的作品。

  • 明清人編印的唐代小說集卻往往是改頭換面的偽書,所以魯迅指點讀者看唐人小說還是要看《太平廣記》。


  • 太平廣記》對後來的文學藝術的影響十分深遠。宋代以後,話本、曲藝、戲劇的編者,都從《太平廣記》裡選取素材,把許多著名故事加以改編。


唐傳奇和明清傳奇

1裴鉶的小說傳奇,

2明清戲劇以唐傳奇以底本敷演。

2唐代傳奇—文言文短篇小說。

3明清傳奇有劇場、有唱白、有科介,可

扮演的戲曲。


  • @王國維以為傳奇,之名,自唐至明凡有四變,略述於下:

  • 1. 傳奇之名始見於唐,乃指(短篇文言小說)

  • 2. 宋傳奇代指(諸宮調)。合各宮調諸曲為一組

  • 3. 元傳奇為 (元雜劇)。

  • 4. 明傳奇為 (南戲(曲)專稱 )。


  • 學與思

  • 唐人傳奇的題材,常為後代宋、元、明、清的戲曲、小說及講唱文學所採用,請看提示寫出出自何篇唐傳奇。

  • 1.元 黃梁夢雜劇、明邯鄲記傳奇─(枕中記)

  • 2. 元 倩女離魂雜劇─(離魂記)

  • 3. 宋(話本)李亞仙、明 繡襦記─(李娃傳)

  • 4. 元 梧桐雨雜劇、清長生殿傳奇─(長恨歌傳)

  • 5. 明 紅拂記傳奇、女丈夫傳奇─(虬髯客傳)

  • 6 元西廂記– (鶯鶯傳)

  • 7 明紫釵記—(霍小玉傳)

  • 8 明南柯記—(南柯太守傳)



第一段—隋末大亂及楊素驕縱(細說背景)我楊素來了


隋煬帝之(助詞)幸(帝王親臨)江都也,命司空(三公之一)楊素守西京(長安)。素驕貴,又以(因為)時亂,天下之權重望崇(高)者,莫我若也(倒裝,莫若我也)。奢貴自奉,禮異人臣(指僭越禮儀,用帝王之禮)。每公卿入言,賓客上謁(求見),未嘗不踞床(胡床)而見(態度高傲),令美人捧出(簇擁而出),侍婢羅列,頗僭於上(超越皇上)。末年益甚 (晚年更嚴重) 。無復知所負荷、有扶危持顛(指關心國事)之心。


第二段---李靖求見及說天下之勢(李靖上場)


一日,衛公李靖以(憑著)布衣來謁(當時仍是平民),獻奇策。素亦踞(傲慢)見之。靖前揖(作揖)曰:「天下方(正)亂,英雄競起(紛紛興起),公為帝室重臣,須以收羅豪傑為心(以收買天下豪傑為要事),不宜踞見賓客。」(可見李靖有膽識)素斂(收拾)容而起,與語(談話)大悅(可見為司空也是有本事的),收其策而退。


第三段-----李靖與紅拂的初相識(紅拂上場)


當靖之騁(ㄔㄥˇ)辯(發揮辯才)也,一妓(歌妓)有殊色(美色),執紅拂,立於前,獨目(v.看,轉品)靖。靖既去,而拂妓臨軒(窗)指吏,問曰:「去者處士(有學行之隱者)第幾?住何處?」(很前衛哦)吏具(詳細)以對,妓頷(v.轉品,點頭)而去。


  • 第四段---紅拂夜奔李靖(精采的來了)


  • 靖歸逆旅(迎接客人之所,乃旅社),其夜五更初,忽聞扣(敲)門而聲低者,靖起問焉(之,她),乃(是)紫衣戴帽人,杖揭(挑)一囊。(先賣個關子)靖問:「誰?」曰:「妾楊家之紅拂妓也。」靖遽(立刻)延(邀請)入,脫衣去帽,乃(是)十八九佳麗人也。素面(未化妝)華衣而拜。


  • 靖驚(太shock)。答曰:「妾侍楊司空久,閱天下之人多矣,未有如公者。絲蘿非獨生,願托喬木(借喻,女子要嫁彼人,絲蘿喻女子;喬木,喻良人),故來奔(未經媒 妁之言而婚配)耳。」


  • 靖曰:「楊司空權重京師,如何?」(先考慮現實)曰:「彼屍居餘氣(意同行同就木、日薄西山、風燭殘年、苟延殘喘、差一點就要歸西了),不足畏也。諸妓知其無成,去者眾矣(表明這種事很多,李靖你不必怕)。彼(楊素)亦不甚逐(追究 )也。(吾)計(計畫)之詳矣,幸(希望你)無疑焉。」



  • 既數日,聞追訪之聲,意亦非峻問其姓,曰:「張。」問伯仲之次,曰:「最長。」觀其肌膚、儀狀(嚴峻),乃雄服(改換男妝,雄,adv.轉品)乘馬,排闥(ㄊㄚˋ推門)而去,將歸太原。


第五段問其姓,曰:「張。」問伯仲之次,曰:「最長。」觀其肌膚、儀狀—虬髯豪爽的上場(很戲劇化)


  • 行次問其姓,曰:「張。」問伯仲之次,曰:「最長。」觀其肌膚、儀狀(住宿)靈石旅舍。既設(鋪)床,爐中烹肉且(將)熟,張氏以(因)髮長委(到達)地,立梳床前;靖方(正)刷馬。忽有一人,中(等身)形,赤髯(ㄖㄢˊ頰毛 )而虬(小龍,此形容盤繞蜷曲貌ㄑㄧㄡ ˊ)(1長相特別),乘蹇(ㄐㄧㄢˇ跛腳)驢而來(2乘騎特別),投革囊(皮袋)於爐前,取枕攲(ㄑㄧ斜)臥,看張氏梳頭(3行事大膽,很特別)。


  • 靖怒甚問其姓,曰:「張。」問伯仲之次,曰:「最長。」觀其肌膚、儀狀(該生氣)。未決,猶刷馬。張氏熟(仔細)觀其(客)面,一手握髮,一手映身(暗置身後)搖示,令勿怒(很沈著)。


  • 急急梳頭畢,斂衽問其姓,曰:「張。」問伯仲之次,曰:「最長。」觀其肌膚、儀狀(女子行禮)前問其姓。臥客曰:「姓張。」對曰:「妾亦姓張,合(該)是妹。」遽拜之。(紅拂)問:「第幾?」(張)曰:「第三。」問:「妹第幾?」曰:「最長。」遂喜曰:「今日幸逢一妹。」(4馬上結拜,夠毫爽)張氏遙(遠)呼曰:「李郎,且(助詞)來拜三兄。」靖驟拜。(他也很識時務)


遂環問其姓,曰:「張。」問伯仲之次,曰:「最長。」觀其肌膚、儀狀(adv.轉品)坐。曰:「煮者何肉?」曰:「羊肉,計(料想)已熟矣。」客曰:「飢甚。」靖出市(買v.)胡餠(燒餅),客抽匕首,切肉共食。食竟(完),餘肉亂切驢前食之,(驢吃)甚速。 (5別忘了,驢子不吃肉,牠們吃素)


  • 客曰:「觀李郎之行問其姓,曰:「張。」問伯仲之次,曰:「最長。」觀其肌膚、儀狀(模樣),貧士也。何以致(得到)斯異人(美女)?」(很直接,憑你的身分不可能有這麼美的老婆)曰:「靖雖貧,亦有心(雄心,我也不可那麼沒用的人啦)者焉。他人見問(問我),固不言;兄之問,則無隱矣。」具(詳)言其由。曰:「然則何之(到那裡)?」曰:「將避地太原耳。」客曰:「然,吾故謂(就說)非君所能致也。」


  • 曰:「有酒乎?」靖曰:「主人西則酒肆(問其姓,曰:「張。」問伯仲之次,曰:「最長。」觀其肌膚、儀狀酒店)也。」靖取酒一斗。酒既巡(互敬一次),客曰:「吾有少下酒物,李郎能同之乎?」(試膽量)靖曰:「不敢(謙詞)。」於是開革囊,取出一人頭並心肝,卻(退回)收頭囊中,以匕首切心肝,共食之。曰:「此人乃天下負心者也,銜之(對他懷恨在心)十年,今始(才)獲,吾憾釋(解除)矣。」(6有毅力,替天行道之豪俠


又曰:「觀李郎儀形器宇(問其姓,曰:「張。」問伯仲之次,曰:「最長。」觀其肌膚、儀狀外表胸襟),真丈夫也。亦(助詞)知太原有異人(不凡人)乎?」曰:「嘗見一人,愚(謙詞)謂之真人(真命天子),其餘將相而已。」「其人何姓?」曰:「靖之同姓。」曰:「年幾?」曰:「近二十。(年紀很輕哦)」 「今何為?」曰:「州將(李淵)之子也。」曰:「似矣。亦須見之。李郎能致(使)吾一見否?」曰:「靖之友劉文靜者與之狎(親近),因(憑著)文靜見之可也。然兄欲何為?(有所疑慮)」


曰:「望氣者問其姓,曰:「張。」問伯仲之次,曰:「最長。」觀其肌膚、儀狀(相士)言太原有奇氣,使吾訪之。李郎明發(明天出發),何時到太原?」靖計之,某日當到。曰:「達之明日方曙(天剛亮ㄕㄨˋ),我於汾陽橋待耳。」語訖(完畢),乘驢而去,其行若飛,回顧已遠(7走得特別)。靖與張氏且驚且喜,久之,曰:「烈士(義士)不欺人,固(本)無畏!(安慰自己)」促鞭而行。


第六段問其姓,曰:「張。」問伯仲之次,曰:「最長。」觀其肌膚、儀狀—李世民上場(確定真人是誰)


  • 及期,入太原,果復相見;大喜,偕詣問其姓,曰:「張。」問伯仲之次,曰:「最長。」觀其肌膚、儀狀(一起拜見)劉氏。詐(假裝)謂文靜曰:「有善相者思見郎君,請迎之。」文靜素奇(轉品,以為奇)其人,一旦聞有客善相,遽致酒延焉(設酒請他來)。既而太宗至,不衫(未穿士服v)不屨(未穿皮屨v),裼裘(只穿裼、裘)而來,神氣揚揚(自若貌),貌與常(人)異(年輕人卻有大氣度)。虯髯默居坐末,見之心死(死了做天子的心)。


飲數巡,起招靖曰:「真天子也!」靖以告劉。劉益喜,自負飲數巡,起招靖曰:「真天子也!」靖以告劉。劉益喜,自負(眼力好吧!)。既出,而虯髯曰:「吾得十八、九矣(我已經十之八九確定),然須道兄見之。李郎宜(可)與一妹復入京,某日午時,訪我於馬行東酒樓下。下有此驢及一瘦騾,即我與道兄俱在其上矣。到即登焉(樓)。」又別而去,靖與張氏復應之(真相信他哩)。

  • )


第七段飲數巡,起招靖曰:「真天子也!」靖以告劉。劉益喜,自負---再見李世民,確定真主是誰(有皇帝命才是真皇帝)


  • 及期訪焉飲數巡,起招靖曰:「真天子也!」靖以告劉。劉益喜,自負(之),即見(就看到)二乘。攬(拉)衣登樓,即虬髯與一道士方對飲,見靖驚喜,召坐。圍飲十數巡,曰:「樓下櫃中有錢十萬,擇一深隱處,駐(安頓)一妹畢;某日,復會我於汾陽橋。」


  • 如期至,道士與虬髯已先坐矣。俱謁飲數巡,起招靖曰:「真天子也!」靖以告劉。劉益喜,自負(拜見)文靜,時方弈棋,揖而話心焉,文靜飛書迎文皇(初謚文皇帝)看棋。道士對弈,虯髯與靖旁侍焉。俄而(不久),文皇來,精采(精神丰采)驚人,長揖就坐,神清氣朗,(使)滿坐(如)風生,顧盼煒如(ㄨㄟˇ,神采奕奕)。道士一見慘然(心死),下棋子曰:「此局(棋局,世局)全輸矣!於此失卻(了)局哉,奇哉!(雙關)救無路矣!復奚(何)言!」罷弈請去。


  • 道士飲數巡,起招靖曰:「真天子也!」靖以告劉。劉益喜,自負-----代表虯髯客

  • 劉文靜---代表李世民

  • 棋局---天下世局—雙關


既出,謂虯髯曰:「此世界非公世界(飲數巡,起招靖曰:「真天子也!」靖以告劉。劉益喜,自負天下不是你的)。他方(地方)可圖。勉之,勿以為念。(別再哨想了)」因共入京。虬髯曰:「計李郎之程,某日方到。到之明日,可與一妹同詣某坊曲小宅相訪(訪我)。李郎相從(和)一妹,懸然如磬(ㄑㄧㄥˋ喻窮困)(或說李郎跟著我出來,大妹子孤單),欲令新婦祗謁(ㄓ,敬詞,恭敬拜見),兼議從容(行動),無前(先)卻(推辭)也。」言畢,吁嗟而去。


第八段飲數巡,起招靖曰:「真天子也!」靖以告劉。劉益喜,自負–李靖得虬髯之財以助文皇


靖亦策飲數巡,起招靖曰:「真天子也!」靖以告劉。劉益喜,自負(n. V.)馬遄征(快速前往),俄即(不久就)到京,與張氏同往,乃一小板門。扣(敲)之,有應者,拜曰:「三郎令候一娘子、李郎久矣。」延入重(一層層)門,門益壯麗(柳暗花明又一村)。婢三十餘人羅列庭前,奴二十人引(引導)靖入東廳。


  • 廳之陳設,窮極珍異,巾箱妝奩(飲數巡,起招靖曰:「真天子也!」靖以告劉。劉益喜,自負ㄌㄧㄢˊ鏡匣)冠鏡首飾之盛(多),非人間之物。巾櫛(v.洗臉梳頭)妝飾畢,請更衣,衣又珍異。既畢,傳云:「三郎來!」乃虬髯紗帽裼裘而來(也很豪爽),有龍虎之姿(龍行虎步,形容帝王之姿,嘛是一尾活龍,故意與文皇比較一下)。


  • 相見歡然,催其妻出拜,蓋飲數巡,起招靖曰:「真天子也!」靖以告劉。劉益喜,自負(實)亦天人也(簡單寫其容貌,紅拂詳筆,夫人略筆)。遂延(請)中堂,陳設盤筵之盛,雖王公家不侔(相等)也。四人對饌(吃)訖,陳女樂(女子樂隊)二十人,列奏於前。飲食妓樂,似從天降,非人間之曲度(歌曲樂譜);食畢,行酒。


  • 家人自西堂舁出(飲數巡,起招靖曰:「真天子也!」靖以告劉。劉益喜,自負ㄩˊ,扛抬)二十牀(放置器物之木架),各以錦繡帕覆之。既陳,盡去其帕,乃文簿鎖匙耳。虯髯曰:「此盡寶貨泉貝(指錢)之數(帳目),吾之所有,悉以充贈(當作贈物)。(8八能捨能讓是豪傑)


  • 何者?某(飲數巡,起招靖曰:「真天子也!」靖以告劉。劉益喜,自負謙詞)本欲於此世界求事(開創事業),當龍戰(爭奪而戰)三二十年,建少功業。今既有主,住(留)亦何為?



  • 聖賢起陸之漸(太原李氏,真英主也!三、五年內,即當太平。李郎以英特之才,輔清平之主(帝王興起之時如龍蛇起陸,借喻),際會如期(君臣遇合如期,指命中註定),虎(喻君)嘯風(喻臣)生,龍(喻君)吟雲(喻臣)萃,(對偶、譬喻)固非偶然也。

  • 雲從龍,風從虎


  • 將余之贈,以佐太原李氏,真英主也!三、五年內,即當太平。李郎以英特之才,輔清平之主((助)真主(指李世民),贊(助)功業,勉之哉!此後十餘年,當東南數千里外有異事,是吾得事之秋(時候)也。一妹與李郎可瀝酒(灑酒於地)相賀(賀我)。」因命家童列拜,曰:「李郎、一妹,是汝主也!」言訖,與其妻從(帶領)一奴,乘馬而去。數步,遂不復見。(走得很瀟灑)


  • 靖據(太原李氏,真英主也!三、五年內,即當太平。李郎以英特之才,輔清平之主(擁有)其宅,遂為豪家,得以(之)助文皇締構(同義複詞,經營)之資,遂匡

  • (匡正)天下。


第九段太原李氏,真英主也!三、五年內,即當太平。李郎以英特之才,輔清平之主(---虬髯成大業

(進入尾聲)


貞觀十年,靖以太原李氏,真英主也!三、五年內,即當太平。李郎以英特之才,輔清平之主((任)左僕射同平章事(宰相),適(恰巧)東南蠻入奏,曰:「有海船千艘,甲兵十萬,入扶餘國(在中國東北,小說言在西南,故意表明以上純屬虛構),殺其主自立,國已定矣。」靖心知虬髯得事(成功)也,歸告張氏,具(準備)禮相賀(賀他),瀝酒(灑酒於地賀之)東南祝拜之。


李俊锋 太原李氏,真英主也!三、五年內,即當太平。李郎以英特之才,輔清平之主(

第十段—真人之興,早有天定,他人不可妄求


乃知真人太原李氏,真英主也!三、五年內,即當太平。李郎以英特之才,輔清平之主((真命天子)之興,非英雄(一般英雄,如虯髯客)所冀(覬覦),況非英雄(暗指唐末之藩鎮)乎?

人臣之謬思亂者(唐末之藩鎮),乃(是)螳臂之拒走輪(喻不自量力)耳。我皇家垂福萬葉(萬世),豈虛然哉(難道是隨便得來的嗎)!(乃命定也)—文章主旨在此


或曰:「衛公之兵法,半乃虬髯所傳也。」太原李氏,真英主也!三、五年內,即當太平。李郎以英特之才,輔清平之主(

(補述,李衛公兵法三篇,李衛公兵法可能是虬髯所授,增加故事

以假亂真

之虛實)


篇章大意太原李氏,真英主也!三、五年內,即當太平。李郎以英特之才,輔清平之主(

  • 〈虯髯客傳〉是一篇反映

      豪士俠客生活的英雄傳奇作品。

  •  是豪俠小說,也是歷史小說。


<虯髯客傳>所要表達的意念是太原李氏,真英主也!三、五年內,即當太平。李郎以英特之才,輔清平之主(

必須得真命方能為天子,

  正道盡英雄難與命爭強

的悲哀與無奈。


作者簡介-杜光庭太原李氏,真英主也!三、五年內,即當太平。李郎以英特之才,輔清平之主(

杜光庭(850--933)為唐末五代著名道教人

物。字聖賓,號東瀛子。

少習儒學,勤奮好學,博通經、子。

唐咸通年間,應舉不第,感慨古今沉浮,

乃入天台山修道,師事天台道士應夷節

 (漢天師七傳弟子),為司馬承禎五傳弟

 子。



  • 後主王衍受道籙於苑中,以杜光庭為唐僖宗聞其名聲,賜以紫服象簡,充麟德殿文章應制。時人盛讚其為“詞林萬葉,學海千尋,扶宗立教,天下第一”。屢召至京,封為傳真天師,崇真館大學士,封蔡國公。後杜光庭辭官不就,隱居青城山白雲溪,潛心修道終老,自號東瀛子。

  • 能詩善文,著有諫書、廣成集

  • 有神仙感遇傳。


金庸先生認為唐僖宗聞其名聲,賜以紫服象簡,充麟德殿文章應制。時人盛讚其為“詞林萬葉,學海千尋,扶宗立教,天下第一”。屢召至京,封為〈虯髯客傳〉這一篇小說寫得虎虎有風,實在稱得上是「我國武俠小說的鼻祖」:

「這篇傳奇為現代的武俠小說開了許多道路。有歷史的背景而又不完全依照歷史;有男女青年的戀愛;男的是豪傑,而女的是美人(「乃十八九佳麗人也」);有深夜的化妝逃亡;有權相的追捕;有小客棧的借宿和奇遇;有意氣相投的一見如故;有尋仇十年而終於食其心肝的虯髯漢子;有神秘而見識高超的道人;


有酒樓上的約會和坊曲小宅中的密謀大事;有大量財富和慷慨的贈送;有神氣清朗、顧盼煒如的少年英雄;有帝王和公卿;有驢子、馬匹、匕首和人頭;有弈棋和盛宴;有海船千艘甲兵十萬的大戰;有兵法的傳授有酒樓上的約會和坊曲小宅中的密謀大事;有大量財富和慷慨的贈送;有神氣清朗、顧盼煒如的少年英雄;有帝王和公卿;有驢子、馬匹、匕首和人頭;有弈棋和盛宴;有海船千艘甲兵十萬的大戰;有兵法的傳授……所有的這一切,在當代的武俠小說中,我們不是常常讀到嗎?這許多事情或實敘或虛寫,所用卻不過兩千字。每一個人物,每一件事,都寫得生動有致。藝術手腕的精練真是驚人。當代武俠小說用到數十萬字,也未必能達到這樣的境界。


這當中的藝術手腕應當還要加上「有酒樓上的約會和坊曲小宅中的密謀大事;有大量財富和慷慨的贈送;有神氣清朗、顧盼煒如的少年英雄;有帝王和公卿;有驢子、馬匹、匕首和人頭;有弈棋和盛宴;有海船千艘甲兵十萬的大戰;有兵法的傳授精確的小說對話」一項。藉著對話「反映人物與人物,人物與環境之間的各種關係,從而成為揭示性格衝突的重要方法和手段。言為心聲,人物語言上的差異和矛盾,是性格、心理上的差異和矛盾的一種外化。」因而造成鮮明的藝術形象。

〈虯髯客傳〉在「小說對話」的藝術成就表現上是無庸置疑的。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