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1 / 18

這應該是個完美的暑假。爸爸在後院幫我蓋了一間樹屋,妹妹在夏令營整整待了三星期,我又在全鎮最厲害的棒球隊裡。這應該是個完美的暑假。   哼,完美才怪! - PowerPoint PPT Presentation


  • 98 Views
  • Uploaded on

這應該是個完美的暑假。爸爸在後院幫我蓋了一間樹屋,妹妹在夏令營整整待了三星期,我又在全鎮最厲害的棒球隊裡。這應該是個完美的暑假。   哼,完美才怪!. 原本一切還算不錯,直到小傑搬到我最好的朋友阿丹家隔壁。我不喜歡小傑。每次我在球賽中被他三振,他就哈哈大笑。他開了一場彈簧床派對,請了阿丹,卻没請我。   小傑是唯一被我列在敵人名單上的人。他搬來以前,我根本没有什麼敵人名單,可是他一搬來,就有了。我把名單釘在樹屋裡, 絶 對不准小傑進去。.

loader
I am the owner, or an agent authorized to act on behalf of the owner, of the copyrighted work described.
capcha
Download Presentation

PowerPoint Slideshow about ' 這應該是個完美的暑假。爸爸在後院幫我蓋了一間樹屋,妹妹在夏令營整整待了三星期,我又在全鎮最厲害的棒球隊裡。這應該是個完美的暑假。   哼,完美才怪!' - beth


An Image/Link below is provided (as is) to download presentation

Download Policy: Content on the Website is provided to you AS IS for your information and personal use and may not be sold / licensed / shared on other websites without getting consent from its author.While downloading, if for some reason you are not able to download a presentation, the publisher may have deleted the file from their server.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E N 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resentation Transcript

這應該是個完美的暑假。爸爸在後院幫我蓋了一間樹屋,妹妹在夏令營整整待了三星期,我又在全鎮最厲害的棒球隊裡。這應該是個完美的暑假。這應該是個完美的暑假。爸爸在後院幫我蓋了一間樹屋,妹妹在夏令營整整待了三星期,我又在全鎮最厲害的棒球隊裡。這應該是個完美的暑假。  哼,完美才怪!


原本一切還算不錯,直到小傑搬到我最好的朋友阿丹家隔壁。我不喜歡小傑。每次我在球賽中被他三振,他就哈哈大笑。他開了一場彈簧床派對,請了阿丹,卻没請我。原本一切還算不錯,直到小傑搬到我最好的朋友阿丹家隔壁。我不喜歡小傑。每次我在球賽中被他三振,他就哈哈大笑。他開了一場彈簧床派對,請了阿丹,卻没請我。  小傑是唯一被我列在敵人名單上的人。他搬來以前,我根本没有什麼敵人名單,可是他一搬來,就有了。我把名單釘在樹屋裡,絶對不准小傑進去。


爸爸對敵人這種事很有一套。他說,他和我一樣大的時候,也有幾個死對頭,但是他有辦法消滅他們。我要他告訴我該怎麼做。爸爸對敵人這種事很有一套。他說,他和我一樣大的時候,也有幾個死對頭,但是他有辦法消滅他們。我要他告訴我該怎麼做。  爸爸說:「告訴你怎麼做?我做給你看!」他從廚房櫃子裡拿出一本舊舊的食譜,裡面有張破破爛爛、字跡模糊的小紙片。爸爸拿著它,瞇著眼看。  「敵人派。」他滿意的說。


你可能很好奇什麼是敵人派,我也是。不過爸爸說,這是他的獨家祕方,連我都不能知道。我相信那裡面一定有魔法。我求爸爸透露一點點──隨便什麼都好。你可能很好奇什麼是敵人派,我也是。不過爸爸說,這是他的獨家祕方,連我都不能知道。我相信那裡面一定有魔法。我求爸爸透露一點點──隨便什麼都好。  爸爸說:「我只能告訴你,敵人派是消滅敵人最快的方法。」  當然,我己經忍不住開始動歪腦筋了。到底要把哪些噁心的東西,加在給敵人吃的派裡呢?我從花園拔了雜草給爸爸,可是他搖搖頭。我又拿了蟲子和石頭,他也不需要那些東西。我把己經嚼了一早上的口香糖給他,爸爸馬上還給我。


 我一個人出去玩。打籃球,結果籃球卡在屋頂;丟回力棒,回力棒怎麼也轉不回來。我一邊玩,一邊聽見爸爸又刴、又攪、又拌的做敵人派。嗯,這個暑假也許還有救。 我一個人出去玩。打籃球,結果籃球卡在屋頂;丟回力棒,回力棒怎麼也轉不回來。我一邊玩,一邊聽見爸爸又刴、又攪、又拌的做敵人派。嗯,這個暑假也許還有救。  敵人派一定很噁心。我想,它聞起來應該很臭,甚至更糟,看起來也很恐怖。可是我到後院找瓢蟲時,卻聞到很香的味道,真的很香很香。根據我的判斷,應該是從廚房飄出來的。好奇怪哦。


我進廚房問爸爸這是怎麼回事,敵人派的味道不應該這麼香啊。但是爸爸很聰明,他說:「如果敵人派的味道很難聞,敵人絶對不會吃。」我敢肯定,他以前真的做過敵人派。我進廚房問爸爸這是怎麼回事,敵人派的味道不應該這麼香啊。但是爸爸很聰明,他說:「如果敵人派的味道很難聞,敵人絶對不會吃。」我敢肯定,他以前真的做過敵人派。  定時器響了,爸爸載上手套,把派從烤箱裡拿出來。它就像個普通傳統的派,看起來很好吃!我漸漸明白爸爸的用意了!  不過,我還是搞不懂這個敵人派什麼作用?敵人吃了會怎麼樣?也許頭髮會掉光光、有口臭、或是讓那些可惡的傢伙哭個不停。我問爸爸,他什麼也不肯說。  派烤好了,爸爸說,接下來該我了。


他平靜的說:「這個部份我插不上手。為了讓敵人派發揮作用,你必須花一整天時間和敵人在一起。更慘的是,你要對他很好很好。這不容易,卻是唯一能讓敵人派發揮作用的方法。你確定自己辦得到嗎?」他平靜的說:「這個部份我插不上手。為了讓敵人派發揮作用,你必須花一整天時間和敵人在一起。更慘的是,你要對他很好很好。這不容易,卻是唯一能讓敵人派發揮作用的方法。你確定自己辦得到嗎?」  當然没問題。  這件事聽起來很可怕,也很嚇人,不過值得試試看。因為只要花一整天時間和小傑在一起,他就會從我的生命中完全消失。我騎腳踏車去他家,砰砰砰的敲門。


小傑一開門,嚇了一大跳。他隔著紗門看我,等我先開口。我緊張的要命。小傑一開門,嚇了一大跳。他隔著紗門看我,等我先開口。我緊張的要命。我問:「你可以出來玩嗎?」  他一臉疑惑的說:「我要去問我媽。」 他回來時候手裡拎著鞋子。他媽媽從屋子的轉角繞過來向我打招呼。  她微笑的說:「你們別闖禍喔。」


這種感覺很奇怪,但是和敵人一起玩,好像很有趣。他其實還不錯,不過,我當然不能告訴爸爸這件事,因為他費了好大一番工夫才把敵人派做好。這種感覺很奇怪,但是和敵人一起玩,好像很有趣。他其實還不錯,不過,我當然不能告訴爸爸這件事,因為他費了好大一番工夫才把敵人派做好。

  小傑很喜歡我的籃球架,他希望自己也能有一個,可是他家的空間不夠。我故意讓他贏,只是想對他好一點。

我們騎了一會兒腳踏車,跳跳彈簧床,然後灌一些水球丟對街的女孩,可是都没丟中。小傑的媽媽為我們做了午餐,吃過飯,我就帶小傑去我家玩。


 小傑很會丟回力棒。他一丟,回力棒就轉回來;換我丟,回力棒就飛到後院去了。我們爬過圍牆找回力棒,小傑一眼就看見我的樹屋。 小傑很會丟回力棒。他一丟,回力棒就轉回來;換我丟,回力棒就飛到後院去了。我們爬過圍牆找回力棒,小傑一眼就看見我的樹屋。


那是我的樹屋,我是主人。妹妹想進去,我可以不讓她進去;爸爸想進去,我也可以不准。至於小傑嘛........那是我的樹屋,我是主人。妹妹想進去,我可以不讓她進去;爸爸想進去,我也可以不准。至於小傑嘛........

「我們進去玩好嗎?」小傑問。

  我就知道他一定會問!他可是唯一被我列在敵人名單上的人。敵人絶對不准進我的樹屋。

  不過,他剛剛教我丟回力棒,請我吃午餐,還讓我玩他的彈簧床。他也不能算是真正的敵人。

  「好吧,」我說,「先等一下。」


 我爬進樹屋,把釘在牆上的敵人名單撕掉。那是我的樹屋,我是主人。妹妹想進去,我可以不讓她進去;爸爸想進去,我也可以不准。至於小傑嘛........  我在樹屋裡放了棋盤和撲克牌,我們一直玩到爸爸叫我們吃晚餐。我們假裝没聽見,他出來找我們,我們也試著躲開他。最後還是被他找到了。


爸爸做了焗烤起司通心粉,那是我的最愛,也是小傑的最愛!或許小傑没有我想的那麼壞,我開始覺得,我們也許應該忘掉那個敵人派。爸爸做了焗烤起司通心粉,那是我的最愛,也是小傑的最愛!或許小傑没有我想的那麼壞,我開始覺得,我們也許應該忘掉那個敵人派。  但是吃過晚餐,爸爸就把派端出來。我看著他把派切成厚厚的八塊。  我說:「爸,有新朋友作鄰居,真的很棒吔。」我試著引起他的注意,想告訴他小傑己經不再是我的敵人了,可是爸爸只笑一笑,點點頭。我想,他以為我在演戲。


爸爸把三個盤子並排,每個盤子都放了一塊派和一大球冰淇淋。一盤給我,一盤給小傑。爸爸把三個盤子並排,每個盤子都放了一塊派和一大球冰淇淋。一盤給我,一盤給小傑。  「哇!」小傑盯著派說:「我爸爸絶對做不出這樣的派。」   時候終於到了,我覺得好驚慌。我根本不想讓小傑吃敵人派!他是我的朋友!不能讓他吃這個派!

 「小傑,別吃!這個派很難吃!說不定有毒!」小傑的叉子在嘴邊停住,他皺著眉頭,好奇的看著我。我鬆了口氣,因為我救了他一命。我是英雄。


  小傑問:「如果這個派真的那麼難吃,為什麼你爸爸已經吃掉一大半了?」我轉頭看著爸爸。沒錯,他正在吃敵人派!  小傑問:「如果這個派真的那麼難吃,為什麼你爸爸已經吃掉一大半了?」我轉頭看著爸爸。沒錯,他正在吃敵人派!  「真好吃,」他塞滿了派,喃喃的說。我看著他們津津有味吃著派,爸爸笑了,小傑也吃的很開心,而且,它們一根頭髮也沒有掉!這個派應該沒有問題,所以,我也嘗了一小口。嗯,敵人派好吃極了!


  吃完甜點,小傑騎腳踏車回家。他約我明天早上去他家跳彈簧床,他要教我騰空翻。  吃完甜點,小傑騎腳踏車回家。他約我明天早上去他家跳彈簧床,他要教我騰空翻。  至於那個敵人派嘛,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做,也不知道敵人是不是真的討厭它,或是吃了會掉頭髮、有口臭。我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答案,因為,我的頭號大敵人已經不見了。


想 一 想  吃完甜點,小傑騎腳踏車回家。他約我明天早上去他家跳彈簧床,他要教我騰空翻。

  • 小男孩的敵人是誰?

  • 小男孩為什麼討厭他的敵人?

  • 小男孩做了什麼事來引誘敵人吃敵人派?

  • 爸爸的派裡放了什麼秘方?

  • 為什麼小男孩說他的敵人消失了?

  • 你聽完了這個故事,如果要你做派給你討厭的人你會放什麼?


ad